Will的小屋

争取一周两篇翻译或原创,上不封顶。

【授权翻译】【基本演绎法】【福华】Protection守护者

Protection守护者


Nocturnal_Daydreams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331543


概述:


夏洛克在第三季末复吸了。让我们来猜测一下他老爹会是什么反应。


(请注意:这篇原文发布的时间点大致在第三季之后,第四季还没有出。福爹OOC)


**********

自她告诉他他的父亲会来拜访后夏洛克就成了个锯嘴葫芦,整天都没个动静。缄默的两天过后,她告诉他她已经原谅了他,而他也该放过自己,他们能一起扛过去的。但他只是几乎不可察地点了点头,心情并没有半点好转,一晃几天就那么过去了。


电话铃响。是麦克罗夫特,他来问问她是否需要他们的父亲的帮助。她谢绝了但直到把壶放到火上煮时才反应过来他是来提醒她他们的父亲就要到了。


你瞧,才不过十分钟门就被敲响了。夏洛克还待在屋顶上所以没听到而且可以的话他对父亲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这就是她需要的。她需要赶快和他父亲谈谈。


她打开门,请他进来并出于礼貌接过了他的外套,他们终于可以面对面地谈一谈了。


“我想你就是华生小姐?”


“是的,福尔摩斯先生。”


 “一个在我让她留下她的钱离开我儿子却置若罔闻的女人。”琼好像被当作一个放学后留校的九岁小女孩,被来接她的父亲所训斥。“他从不需要你,夏洛克就算没有空气也能把自己照顾的好好的。我是想给他找个临时保姆以防他玩得太过火,没想到来了个跟着胡闹的。

“我想没有我的话他早就故态复萌了,现在我是他的搭档。”


 “但现在他又复吸了,所以你无论作为戒毒陪护、搭档还是什么朋友不都一塌糊涂了吗?!”他的声音提高了半度,尽管并没有大吼大叫但语气变得尖锐。


听到这么一番话,她眨了眨眼,眼底好像有什么东西腾地烧了起来,又灼又亮,“至少我还没失败到他父亲这个地步!”


 “你怎敢这么对我说话,你不过是个无名小卒!我要带夏洛克回伦敦,你不仅永远都别想再缠着他,而且无论是纽约还是伦敦都别想再继续混下去了。他会纵容你的歇斯底里,把窥探他人这种雕虫小技当回事,但你没有他却什么都不是,只是被他的一时兴起所玩弄的愚蠢的女人。

 “哈!都说最性感的无过头脑,难怪他无法忍受你。当孩子们只能依靠他们的家人时,你却把他们赶得越远越好,且良心上没有半点愧疚。我或许是失败了但我还是会继续留在他身边,帮他振作,把事情搞定!我也不在意我是不是再也找不到工作,您尽可以去地球上其他地方闲逛,他有朋友,而像他这样天才又孤高的人值得一个人告诉他,就算家人无法依靠,也还有人愿意继续陪他。这种人不止我一个。顺便说一句就算他离开我我也能活得很好,我是个出色的咨询侦探,这是不容被你的命令或贿赂所抹煞的事实。我只是拒绝离开这个世界上我最亲近的人。

年长的福尔摩斯从未被人违逆过,更别说出言不逊地拒绝了,所以他像就像惯常的那样,举起了一只手。


就在下一刻,有人怒吼了一声,声音大得房子外或许都能听得见,“你个混账敢碰琼的一根头发试试!”


福尔摩斯先生把他的手放了下来,他们都看到夏洛克飞快地奔下楼梯,向他父亲冲了过去。他揪住他的领子把他压在墙上。琼从背后抱住他另一只胳膊以防他一拳打过去。夏洛克这时总算看着她了,他似乎很困惑,但她摇摇头,试图告诉他无论这场闹剧的起因如何他那么做只会把事情搞得更糟。


 “你要是语言侮辱或肢体伤害了华生,我会亲自动手把你骨髓都敲出来,老爹。”他充满厌恶地下了最后通牒,顿了顿继续说道,“还有,据我所知,琼发挥最差的时候水平也在平均线之上,不然也不会让我刮目相看。”


他把他的父亲放了下来。“去倒杯茶吧,鲁珀特。我们会长话短说的。”


“你是什么时候……?”她低声问道。


 “我看到了车,所以他进门时我就下楼了。我正想下去但你并没有叫我。在我下楼时我听到了一切而你则一副要去干一仗的架势。不过你高傲地为自己代言时的样子真是让我惊艳,太多人连这样的念头都不敢有了。但我绝不会让他伤害你的。”他低声对她说,“如今我搅黄了你们的会面,那你想加入我吗?”


她点点头,向他伸出手去,在他们离开房间前她已经迅速地镇定了下来。夏洛克转身对她说,“谢谢,华生。即使出了这样那样的破事,我也不会再让你走了。”


然后他们共同走进厨房去会一场冗长而曲折的谈话。



【译者无责任番(jia)外(xi):


福爹:我不同意这门亲事。


熊福:儿大不由人啦,臭老头。



授权正在等,练手向,欢(gui)迎(qiu)指(tong)正(hao)。



下篇预告:基本演绎法:莫兰德·福尔摩斯与亨利·华生的会面。】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