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的小屋

争取一周两篇翻译或原创,上不封顶。

【hp翻译】【Myst Shadow】Gloves一双手套(哈利中心,原著延伸向)

Gloves 一双手套


by Myst Shadow



作者注:我并不很清楚我是怎么把这篇文写出来的,但我想一切源于一个疑问。在第一部书的结尾哈利究竟是什么感受?他会想些什么?这是部属于孩子们的书,所以或许结局中哈利的行为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并不会让人感到奇怪,但我并不确信在被如同一只迷路小狗般纠缠不放的死亡笼罩着的霍格沃茨求学期不会让哈利产生一些想法——尤其是在一年级。所以,我发出了疑问:那些经历是否造成了影响?怎样的影响?于是我想象他在某一天清晨跪在湖边,破晓前灰蒙蒙的雾霭笼罩着大地,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小小身影在那里盯着湖水——然后,好吧,就这样继续读下去吧。



----------------------


一双手套


概述:{花絮;第一部电影的结尾}哈利再也不喜欢火了。


哈利很庆幸奇洛没有戴手套。


他打了个寒颤,身下的岩石似乎正孜孜不倦地要把他全身的热量都抽走,让他感觉自己像是坐在一块冰上。凛冬已去但暑夏未至,即使是在有魔力的地方,苏格兰低地的春日清晨也依旧清冷而潮湿。


空气很冷。划过他手指的水流也很冷。晨雾、清风和岩石都很冷。


他也很冷。但他依旧记得——


——疼痛席卷了他,贯穿了他的脑袋和伤疤,但掌心处传来截然不同的灼痛感,皮肤在他的指尖起了水泡还发出了嘶嘶的声音——


他再也不喜欢火了。


尽管他对火并不十分了解。他从未外出野营过,佩妮姨妈和弗农姨夫倒是在一年前换了个人造壁炉——他们相信这比会冒出火花、飞散灰烬的真壁炉更为文明和进步。


海格找到他时就出现了火,他记得很清楚,在那海岸边的冰冷棚屋里。但哈利接收到的信息太过庞杂,几乎将他淹没;因秘密被揭示而产生的困惑、兴奋和震惊,以及亲眼见到巨人施放出来的火花。对,哈利最初最深刻的印象就是火,他能看见和感受的火,那天他访问了对角巷。他还记得——


——站在奥利凡德的店里,红色火星从他的杖间冒出,扑腾闪烁了好一阵子才消失。这代表着承认和祝福,证明他是个巫师,他有所归属,而且他不用回到他的姨妈姨父身边,作为一个惹人厌的失败者、拖累他人的包袱和怪胎了却残生——


在那之后——作为一年级新生以出现的闪烁明灯为指引,穿越黑湖,到头顶那灯火通明令人敬畏的城堡。然后,被引导穿过大门进入大堂:数千支蜡烛被带起的风吹得摇曳;上下晃动,闪烁明亮。更多的魔法,他愉快地记下,心底有一部分贪婪地渴求着见识更多、体会更多,而现在他只想开怀畅饮,沉醉其中,因为魔法,确实是,真实存在着的。


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里也有火,鲜艳明亮,不时发出嘶嘶爆裂声,把整个房间都变得温暖宜人。他们把饮料置于火焰上,走廊上固定着几排火把,而诸如烈焰熊熊这样的咒语,也在第一学期刚三个月时就教给了他们。


火对哈利来说曾经充满了魔力的。


他蜷起膝盖抱在胸前,看着晨雾在湖面上打着旋儿,试图集中注意力呼吸。他不知道让自己太过沉溺于回忆会发生些什么——默默流泪还是歇斯底里的大笑,亦或是尖叫尖叫不停地尖叫直到他的嗓子在这缄默而清冷的迷雾之中变得喑暗嘶哑,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但他也不想知道。他才不会去寻找答案,然而他总是难以自制地反复回顾那些感受——


——皮肤在他的手掌下焦灼、龟裂,融化的皮肤肌肉给了他某种异物感——一种难以形容的含糊的粘稠感,而奇洛正在尖叫,哦,梅林哪,那是肌肉组织,而在似乎要劈开他的头盖骨的疼痛中,他还能感受到和记得的,是他松手丢掉的是——


火对哈利来说依旧充满了魔力。但并不总是美好的。


哈利从未天真地以为魔法世界是完美无瑕的——毕竟他最初确切的记忆就是闪电般的绿光和高亢、尖锐的笑声——并不仅是逝去的双亲和可憎的亲戚们,还有他走过走廊时那挥之不去的暗中窥视和窃窃私语——但魔法本身,无论怎么运用,都让他产生由衷的敬畏。千奇百怪。神通广大。轻佻浮夸又一本正经;如同怪念头和必然性的互相冲突但又奇异非凡的组合——他魔法。


但如今,生平第一次,魔法也吓到了他。


他低头盯着自己的双手,他们好像就仅仅是手。纤细、泛冷,没有一丝擦伤或刮痕。他的指甲有些粗糙,但很干净,只需稍作修剪。它们看上去真的不像会去杀戮,像是会去引起——


——奇洛在他的小手下蜷起,痛苦地尖叫着,那双属于孩子的手杀了他,把他活活烧死,而哈利可以感觉到他的血管中升腾起更为剧烈的火焰。他把手指抠得更进去些,指尖所触之物有的坚硬有的柔软,而后脑勺的伏地魔还在不断尖叫着下令,灼热的火焰腾起,席卷包裹住了另一个人,热度在不断地升高,奇洛似乎就这么被从内到外活活烧死了——


打住。深呼吸。


这双手。它们看起来不过是一双手。跟罗恩的和赫敏的没什么区别,相比一周前的没什么变化,或许之后一生也不会有。它们看起来还是老样子。但现在他知道了。而且他觉得终其一生他可能也不会忘记——


——奇洛的脸在他手下剧烈地融化着;肌肉的触感是黏糊糊的,骨头则如同破碎的沙砾,烧焦的毛发发出臭气,尖叫声中掺杂着疼痛与憎恶,还有沉沦的感觉,堕落,融入黑暗,再也不会感到疼和热了,留下的只有冰冷——


他的手杀了人。


杀了人。

 

他的下一段记忆是关于医疗翼,校长还有他对整个事件做出的解释。他知道了他的母亲,她的爱与牺牲,而符咒通过死亡融入了他的血肉。守护符咒、熊熊燃起的烈火,但这并不是无代价的。符咒抗衡了他最大的敌人,那个杀了他的双亲但没能杀他,被他杀死但还没被他消灭的人。他似乎无法触碰哈利的皮肤。


是的,哈利很庆幸奇洛没有戴手套。


但奇洛并不仅仅是伏地魔,他还是奇洛。在课堂之外常受格兰芬多们嘲弄的黑魔法防御术老师,某些温和消遣的首当其冲的对象,口吃结巴还私底下爱捕风捉影。他曾打算研究黑暗生物的习性,但即使是在课堂示范中对学生实践给出建议也会让他脸色苍白,把魔杖掉在地上。但面对学生他比麦格要耐心的多得多的多,并以费里奇也比不上的专注聆听着学生们的问题。静谧的早晨他不时会在上黑魔法防御术课前放些经典音乐。而且某堂课上他称赞了哈利的全身束缚咒。但伏地魔逃走时把奇洛丢下了,奇洛死了,就算哈利没有亲眼看到,他也很清楚这是已经注定的。


无论如何,他就是这么做了。


或许他至今还活着就是得益于奇洛没有戴手套。这或许是他没有在对峙一开始就被全身束缚的唯一原因。这或许也是伏地魔逃走而没有复活,只把一面镜子和一具尸体丢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的唯一原因。这还或许是他没死的唯一原因。


他应该庆幸。他也曾经感到庆幸。但现在他知道了——


他知道血、肉和皮肤在手下的触感,他记得鼻子闻过毛发烧焦的恶臭,他记得眼睛看到的鼓起的水泡和龟裂的皮肤,他记得耳朵听到的咝咝声和尖叫声。他知道掌下人的痛苦,惊骇和惶恐——即使濒死他也知道什么是杀戮。他清楚冰冷的现实,亲手了结掉了一条性命;一个他认识的人,这影响了他。


有些时候他会想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假如他再晚几秒钟,邓布利多肯定会赶到。要是他再慢一点。要是他从未发现他的触碰还可以被当作一种武器…


显然,无疑他或许还有别的办法或采取别的行动来使用守护符咒。他可以抓住奇洛的魔杖。他还可以转身逃跑。假如他采取了别的措施,或许结果就完全不同了。他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如同通过他的触碰进行杀戮,或许永远不会知晓魔法的黑暗面——藏在他自身的血肉里。


他双手抱膝,叹了口气。在这几小时里,他尽力让自己忘掉他已经知道的,在当下将其埋葬然后无视掉,一座他试图忘记的老坟墓,荒草丛生、疏于照料,即使是在节假日或周年纪念日也无人问津。他冲赫敏笑笑,和罗恩一起开怀打闹,并叹息自己还要回到他的姨父姨妈身边。他用餐、打包,并和他的朋友们挥手说再见。


但现在,如今他又记起来了。


而他清楚,即便如此,那些记忆也不会一直被埋葬:伺机如同亡者幽浮般在长夜的至黑时刻归来,他可以假装。这是他的秘密,他的痛苦,一份私人礼物放置在奇洛空空的坟墓上,因为奇洛的尸体已被焚烧殆尽,一阵风就刮没了,只有杀他的凶手离开。余辜者的遗骸和敌人的遗物,还有臆梦的余烬都化作坟墓的尘埃。


即使他有着清白的肌肤,相关见识也如烙印般打进了他的意识,有些事他也不能逃避。但他可以埋葬,冷淡缄默地等待着他的敌人归来,而他需要墓园的幽灵们给他力量去为生存而战,但在那之前,直到那时,他会假装忘记。


但他部分被压抑住的自我会去想,假如奇洛戴了手套,映入他眼中的火光会有所不同吗?


---------------------


 “总有些时候我不禁会想,在静谧的夜晚,是黑暗本身,还是其他本应与黑暗无关的事物,让我陷入了惶恐。”


----------------------------

译者唠嗑:

hp世界的爱如同真相那样,也是一种格外美丽而可怕的东西,需要格外小心地对待。


哈利其实真的非常善良。


这作者另有《阿兹卡班的快乐》(短篇已有翻译)和《铸剑》(长篇未完结无翻译),都是很不错的原著补完。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