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的小屋

【G1】【警爵/爵警】Damage分崩离析(By:hellkitty,虐文慎入)

Damage分崩离析

hellkitty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07099


概述:


分类为早先的H/C Bingo小说提示‘中风’。我不认为在如此的创伤性事件中这是一种‘抚慰’的方式,所以我关注于他人被这个影响。 


警告:暗黑,焦虑,严重创伤,伤害/慰藉,诸如此类的。短篇:自备纸巾。


感谢 wicked3659的试阅及Prowl/Jazz提示并惯常地吸引人。


笔记:这是在我的Bingo卡上最令我不舒服的提示。我并不真的认为这种方式可以抚慰那些中风的人。所以我甚至不会掩饰。这篇建立在,或多或少的,来自于我祖母中风后的私人感悟。而我必须指出那就是Bluestreak年轻得多并置于Prowl和Jazz的监护和指导之下。


********************


Bluestreak在椅子上缩起来,手肘杵着他的膝盖,不由自主地抽泣。这么形容……保守了,说真的。他的门翼战栗着,为他试图用手遮掩住的呜咽啜泣而晃动。他的脚在地板上抽动,焦躁不安地,仿佛试图通过动作来排解他的悲伤。徒劳地。


Jazz在他身边坐下。“嘿,”他说道,悄而寂静地。他将一只手放在门翼之间。


Bluestreak在触碰下猛地僵住,表现得好像被抓了现行似的。“抱歉,”他说道,泪流满面地。“对不起。我很抱歉。我只是……我做不到……”


Jazz试图勾起一个微笑。“想不出词来,嗯哼?我可从没预见过这一天。”


Bluestreak的嘴角抽动似乎试图挤出一个微笑,但最终自行崩溃了,泪水淌过他的面颊。他的光学镜闪烁。“我厌恶这个!为什么他们没法修复他?”


Jazz摇摇他的脑袋。他自己的光学镜也在护目镜后挣扎着忍住泪水。“给点时间。小家伙,”他说道。他清楚给他们的说辞包含着虚假的希望。而他自身的一部分也对谎言感到恶心。Prowl 并没有好转。且永远也不可能转危为安了。Prowl脑模块内的逻辑处理部分出了故障。并不只是寻常的重启停滞。而是彻底的终端故障导致Prowl在讲话中途发出一阵刺耳的咯吱声,他最后的面部表情是震惊夹杂着惶恐。Prowl意识到了他身上发生了什么。Prowl感觉到了大脑模块的崩溃。而在那最后的时刻,即使是他也没法继续保持那斯多葛式的做派。


他们解冻了他的脸:这是些许微小的善意。Jazz用不着他火种的链接脉冲就能看着他。这让他感觉被辜负了。当你爱上某人,你永不该感觉到害怕、恐惧,以及某种他不会对自己承认的模糊的排斥。你甚至没法让自己坚强到去正视它们。


Jazz在椅子上变换了下姿势。他怎么能甚至妄想带给Bluestreak慰藉?他怎么能甚至就像他人面前表现的那样假装当他感觉……内心的一切都在分崩离析时。他在Prowl身上寄托了太多——如此依赖Prowl的坚定和逻辑来平衡他自己的情绪。有多少次想起Prowl了,回到Prowl身边,猜想第二指挥官会怎么做,和他共同完成艰难的任务?有多少次他通过彼此的链接感受到Prowl冷静的支持?


而现在呢?链接很……不稳定。带着静电干扰。Jazz能感觉到他在那里,但信号很混乱。而他没法理解Prowl通过链接传达了什么。更糟的是:他害怕让自身的恐慌和焦虑冲刷过链接。Prowl不需要额外的负担。 


“现在该怎么办?”Bluestreak开口,烦躁地。“时间?等待?他正在那儿饱受折磨!你没看到吗?你不觉得他厌恶如此?”Bluestreak住嘴, 唐突地,当Jazz痉挛起来的时候。是的,Bluestreak所说的一切都是千真万确的。Prowl被吊在那种……境地……下所经过的每一刻都是Jazz想象下的梦魇。被困在曾经如此有担当的躯壳之内;曾经如此明晰精确而表达清楚的思想。从链接中传递过来了什么,发声器泄漏出的些许字词具体是什么,都已经被混淆、瓦解。他感觉到了Prowl的挫败,而表面下的恐慌如黑色的细流般凝固成绝望。


Jazz蜷成了一个球。他希望这是一个敌人。如果Prowl在与敌人交火时被击中,Jazz能做些什么:他会找到那个卑鄙的虎子并让他付出代价。他想用这可怕的精力做些什么,一些法子来疏导发泄他身心上的精力。这就是战争的风险。这就是生命的死亡。但这……都不是。这是半衰期内某种可怕的停顿,思维逻辑领悟力上的致残,从品性上来说。身体上的受伤是一方面,且够糟了。这个……?这将Prowl与其他人隔绝开。某种比死亡更令人毛骨悚然的事物。


而Prowl将他……驱逐了。他已经在这儿坐了很久,这看样子,在一起从早到晚且随着夜色已深,到了通常是Jazz最爱的时间段。寂静的夜晚那美妙的沉默下他会让他自己单独醒来感受着挨着他的Prowl的存在。


夜色依旧,但不再寂静——充满了维持着Prowl生理机能恼人的机械所发出的可怕的轰鸣和嘀嗒声,运作着定期检查大脑模块状况的系统。而Prowl看着他,光学镜迎上了他的,就好像他认出了那些晚间时光及其意义,并将它们赶出门去。把他赶开。拒绝他。


Jazz挫败地垂下肩膀。他败给Prowl了。就像现在他没能成功安抚Bluestreak。“我们不得不给点时间,”他开口,完全没有任何说服力。“我们必须信任医生。”


Bluestreak颤抖了起来。“我不要。他对他们来说只是台机器。他并不真实鲜活。他们不在乎。”


Jazz的火种疼痛了起来。“Ratchet尽他所能了。Ratchet在乎。”


“不够!”Bluestreak哭喊出声。“不够!如果他在乎,他现在会在这里照看他!他会去做些有帮助的事!”


这儿已经没啥有用的能做了,Jazz阴郁地想道。除了维持住Prowl直到他的系统因坏死的电路、转储的代码而重置外没啥可做的了。如果他们能这么做的话。


“我们在这儿,”他说道。“我们在这儿,且我们在乎。”


“这不够,”Bluestreak回答道,简单地,孩子气地。他如此紧地揪住他所拥有的那一点点。他害怕再次失去他的一切,就像他失去他的……在帕拉克萨斯的整个生活那样。Jazz能感觉到Bluestreak正处于边缘,恐惧再度失去一切的惨象。“如果这就够了,他会好起来的。”


“这不够,”Jazz开口,痛苦地,感受着他内部剧烈的崩溃瓦解。“但这是值得重视的事物。”


【译者碎碎念:


照旧40分钟渣快翻解馋版,欢迎捉虫,六级之前这可能是最后一篇了,爵士是虎子的《Missed Massage失落的讯息》可能得留到暑假了抱歉啊各位。


抱歉我翻译了一篇并不十分令人愉快的文,主要冲着这是hellkitty的,我翻译的第一篇就是她的所以个人还挺有感情的,下次肯定翻甜文。


猫姐谢谢昨晚的辛苦捉虫了,已经修改过了,我会继续努力的,以后也请多多指教哦。


Hope you enjoy the story~~~~~~~~】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