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的小屋

【G1】【声警】Captured身陷囹圄(By:wicked3659,利马综合症梗)

Captured身陷囹圄


wicked3659


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65629


说明:


为Livejournal上的‘TF罕见配对每周挑战’而作


提示: Soundwave/Prowl – 利马综合症.


利马综合症-点播‘逆向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利马综合症’,即诱拐者对他们的人质发展出同情。


译者注:利马综合症(Lima syndrome),是人质犯被人质所同化,与人质的立场趋于一致,把攻击心态转变的现象。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Stockholm syndrome)相对。


这篇小说中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强拆’但有明确的暴力袭击以及不情愿的生理关注因此需要最低限度的警告。


Captured.被俘



他;汽车人军队的首席战术家。领袖的第二指挥官,像个战利品一样被捆起来扔进霸天虎的某间牢房里。这可真够难堪的。他需要找到方法逃出去且越快越好。


光学镜上线,Prowl赶忙查看紧紧固定在他手腕上的抑制锁,通过一根又长又粗的锁链勾在天花板上。他的胳膊被从一个随着时间推移感到越来越让人感到不适的角度扭在背后,强迫他的上半身向前倾斜,他的膝盖堪堪擦到了地面。他的小腿被更大的抑制锁牢牢固定住并拉到了后方。一对手铐同时系在他的背上,使他寸步难行。无论是谁将他捆成这样都确保了手铐处会承受他的全部重量而他将无暇去注意除关节伸展处蔓延的疼痛以外的事物。


显然并不会那么简单结束。 
****
几个循环之前


这并不在预计范围内.。假如汽车人们听从了他的指挥那么他们中的一员便不会倒在前线;受伤的。这就是他把指挥作战当作副业的理由,在屏幕之后.这并不意味着他不能作战-----显而易见此时此刻他会镇压一切对他战斗素质的质疑----来避免像这样的情况。一个伙伴受伤了,特别行动小组被牵制住了,方舟其余船员正在保卫基地而Optimus正在和Megatron战斗。


有句人类谚语能很恰当地概括这种情况;你想立刻做些什么,且不得不完全靠自己。


他考虑过所有可能的因素以摆脱这种情况。这样并没有最大成功的可能性但显然好过让他小队里别的汽车人去送死。他一头扎进陷阱的可能性……高,但如果任务失败,他们也许最好收拾行李离开地球。


Prowl并不将失败作为一个可接受选项。伪装下的目标足以分散霸天虎去炸毁精炼厂的注意力。无穷尽的油料资源。如果放任霸天虎对他们取得如此优势,反之汽车人也一样。他不允许这次任务失败。他已经够小心了,只要他们当初服从命令!


“Prowl,等等!”


黑白机听到了Jazz熟悉的声音,带着陌生的愤怒和沮丧冲他大喊大叫而他一往无前。发射其中一枚肩炮,他咬紧牙关借着爆炸的掩护穿越过去。Mirage就在附近,受伤的。碎片弹将四周炸得坑坑洼洼的,离贵族很近 。他不能停下,已经没有时间了。


直冲过去,盯紧他的目标,Prowl停下并发射了他的最后一枚火箭。不等确认击中了预定目标,战术家便转身并全力冲刺以逃离爆炸的精炼厂。


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咆哮,Prowl抓起贵族并嘿一下将他扛在肩上,继续前进在返回汽车人战线的路上。


轰隆 !


大地在震颤而碎片如雨点般打在他身上。一把脉冲来复枪打穿了门翼而Prowl拼尽全力才忍住不因疼痛而哀嚎。带着因疼痛而导致的晕眩,他继续前行,始终紧抓住Mirage死沉的躯体。爆炸使地面打滑,他的去路被堵住了。这不可能,他计算过冲击波的作用效果。他的去路只可能是被另一场爆炸所阻断的。


一个陷阱。 


追捕他的家伙正在靠近。挫败地诅咒,Prowl将Mirage安置在一个小裂缝里并迅速用石块遮掩住入口。在此之前他先留下剩余的能源配給以及位置坐标。原路返回,放出静电信号指望能掩盖住Mirage的踪迹。Prowl在听到背后低沉的咆哮时猛地僵住。迅速转身,然而黑白机还没来得及举起武器便被Ravage扑倒。


金属质的尖牙利爪扯开了他的镀层,撕裂了他先前受伤的门翼。Prowl艰难地战斗着,试图用脚踢蹬磁带机的下方并将其踹开,让他在尘土中扑腾。挣扎着站稳,等Prowl注意到身后更大的存在时已经太迟了。先前被Ravage和Laserbeak所分心,他难以抵抗背后的Soundwave。


更大型的机体用一只胳膊锁住Prowl的喉咙,轻而易举的将他提离地面。挣扎徒劳无功而间谍迅速黑进最近的数据端口并向Prowl的系统中注入一大波腐蚀数据。剧烈地颠簸,战术家才发出半句混杂着惊讶和疼痛的哭喊便在更大机体的掌控下下线。


“Ravage,Laserbeak:分散注意力:成功。目标:捕获。返回基地。”


****

“挣扎:徒劳。” 


这声音绝对不可能被错认为其他人;Soundwave。如果Soundwave是他的捕获者和审讯者那就意味着霸天虎们在他身上一无所获。他们也许早就试图在他不省人事的时候黑进他的处理器了。Prowl明白他的防火墙会阻止一切对他系统的侵袭。无论想从他这里得到什么,他们都不得不让他屈服因此他们需要他神智清明。


保存精力,Prowl停下了他的动作并从他的红色角徽下带着全然的冷漠迎上Soundwave空洞的凝视。“审讯:无效,”他简短地声明。“你将不会从我这里得到任何讯息。”


踱近一步,Sundwave评估着Prowl的处境。他想要汽车人无伤地被控制,除非极端需要。“审讯:不必要。不明智。”


这可真是……不同寻常。 Prowl掩饰住对出人意料的反应的困惑,但显然Soundwave试图哄骗他陷入安全的假象之中。他们还想从像他这样的家伙这里得到什么呢?


“姓名:Prowl;汽车人军队第二指挥官,对吗?”


将嘴形抿成一条细线,Prowl保持着他斯多葛作派(注:禁欲主义的),冰蓝的瞪视,如果他们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那么显然也不会走太远。 


“沉默:无所谓。证明:不需要。”Soundwave波澜不惊地继续道,他宝石红色的护目镜聚焦在Prowl身上,专心致志地研究他,每一次挣扎,每个会被绝大多数人所忽略的一闪而过的轻微皱眉,每个对他演说的细微反应;Soundwave:注意到了。 


从Soundwave审视的凝视中镇定下来,Prowl继续保持沉默。现在仅仅是他们之间谁会有更大耐心的问题了。过了一个循环而那位仅仅是目不转睛专心致志地看着他但是,Prowl情不自禁地想起有关Soundwave的谣言都是千真万确的而他现在正在读取他的思想。他怎么会知道?这与黑客行径的感觉会有所不同吗?读心术是否可以绕过防火墙直达他的处理器?沉默在继续,Prowl强迫自己放空思绪并简单地盯着地板,等待着。这不会持续太久的,他对此很确信。


::为什么我们不早早黑进那只废机的处理器呢?::Rumble通过磁带与宿主之间的链接抱怨道。 


::囚犯:需要耐心。崩溃将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Soundwave回答道,他的好奇心通过链接渗透了出去。


::我想啄出他的光学镜::传来Lazerbeak的懒洋洋的声音。::他一直在盯着看::


::也许其他汽车人对他的评价是准确的::


::Ravage:解释::Soundwave回复道,他被勾起了好奇心。


Ravage向Soundwave传送了很多份数据资料,充满了通过渗透汽车人基地所获得的对话录像。Lazerbeak也过滤了他的信息并向Soundwave传送了提到他们面前这位的只言片语。


::囚犯被认为:冷静,无情。数据:不准确。囚犯:一个汽车人。很自然被定义为会展现出火种的存在。


::我认为他们只是意思是他不容易讨他们喜欢,就像老威身边的尖叫鬼::Rumble沉思道。


::汽车人:存在缺陷:: 


::我认为某人有个小麻烦了::Rumble的嘲讽传遍了他们所有人。 
.

::不准确:好奇,没有赛博坦人可以隔绝感情。甚至Shockwave也不行。汽车人将会屈服:: 


::别那么肯定,给他点苦头尝尝。Megatron的耐心;短暂::Lazerbeak警告道,察觉到了Soundwave对他们沉默的囚犯的企图。


::Megatron需要情报。汽车人需要采取非常规方式提取。时间充裕。救援:不可能。 


::啊我希望你没在想着我认为你正在想着的事物::Rumble极力嘲讽Soundwave的兴奋,那位甚至无视了磁带们通过链接传递过来的排斥反感。 


::看法:无关紧要。汽车人:我的囚犯。他将会屈服:: 
****


Prowl试图在他感觉到Soundwave的靠近时克制住自己不要抖得那么厉害。尽管被迫保持着不舒服的姿势使疼痛充斥了他的关节;他不会让霸天虎因知道他所忍受的痛苦而感到任何愉悦。无论Soundwave会做什么他都已经做好准备。


Soundwave绕着汽车人打转,注意到Prowl的光学镜在尽可能追随着他的一举一动。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战术家在此地处于完全劣势,无处可逃。


咬紧他的牙关,当Soundwave消失在他背后时Prowl感觉忧惧 在他的线路内沸腾。在听到开关咔哒一声复归原位时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束缚他手腕和腿的锁链被解开了而Prowl感觉到他被放低在了地板上。最终得以跪下,胳膊滑落到背后,当锁链被移除时他情不自禁地轻喘出声。他并非抱有幻想,他感觉还好以及尚在掌控之下但此时此刻,支撑住他自己的身体,这允许他考虑更紧要的问题:比如就像Soundwave到底在计划着什么?


慢吞吞地在他的囚犯附近踱步,Soundwave再度绕了Prowl一圈并最终在他面前停下。“汽车人:将会合作。”


Prowl冷冷地盯着他面前的深蓝色双脚并依旧保持镇定。“汽车人:不会。”


伸出一只手;Soundwave支起Prowl的下巴并直视着他的光学镜,他的掌控是如此牢固但小心地不继续伤害面前的机体。“不明智。”无视挑衅掺杂着轻蔑的瞪视;Soundwave用他另一只手的指尖轻柔地刷过红色角徽的边缘。“合作:并非必要,更优选项。” 


“而你比我预计之内的所妄想的更多。”Prowl紧咬的牙关间冒出嘶嘶声,掩饰起因Soundwave对他角徽边缘的爱抚所勾起的感觉微妙的颤栗,带着老练的慰藉。


歪过他的脑袋,Soundwave在面具背后飞快闪过一个微笑并跪在黑白机体面前,他红色的护目镜搜索着什么,好奇地。两手捧住Prowl的脑袋,先是在他的音频接收器上画着小圈然后描摹着他下巴的曲线最终下滑到他喉咙处的管线,当Prowl被捂住通风口嘴巴大张几近窒息时自深层次感到愉悦。“有关汽车人感情匮乏的报告:夸大。” 


抗拒着他的镇定,Prowl瞪着Soundwave并依旧保持沉默,他什么都不会给他的。如果引诱,那么强拆是他们的仅有,然后他们都严重地低估了他。“放马过来吧。”他激烈地咆哮道。


“抵抗:意料之中。我们有时间。”Soundwave继续着他的爱抚指尖滑过Prowl胸前的缝隙,在车灯处打着圈儿,他的阵营标志,光学镜追踪着在用他的手指轻触他银色的保险杠时每次动作所划出的曲线,沿着被隐藏起来的线路与电缆耕耘。他的躯体开始升温而Prowl在触碰中不情愿地蜷缩起来,尽管他自己,刺激在面板上体现的很明显。


强迫他自己无视缓慢游移的爱抚,Prowl聚焦在Soundwave背后的某点上并愤怒地瞪着它,无论如此被触碰感觉有多么多么的好他都不会因为被这卑鄙的敦促所打败。稍加让步霸天虎们便会将他撕碎并夺走他的一切。他的自尊与骄傲将是他们的第一件奖品。“如果你认为玩弄我会让你有所进展……你就错了。”他设法保持坚定。


Soundwave缓和他使人意乱情迷的侵犯迎上汽车人紧张的瞪视,他变暗的深蓝钴色光学镜出卖了他,暴露了他的兴奋。轻抚他引人注目的角徽的下边缘,Soundwave靠得越发近,手如鬼魅般抚摸白色的头盔并覆盖上负担过重的肩膀在那里温柔地按摩紧绷的接合点品味着来自斯多葛主义(禁欲主义)的战术家近乎微不可闻的对于慰藉的渴望。“Prowl :顽固。”他轻柔地低语道,靠近Prowl的音频接收器。“你不会受伤的。”


“听着呃像个故事.”Prowl反驳道,光学镜在Soundwave放松他紧绷的肩膀时变暗,灵巧的手指揉捏着他的橡胶轮胎,滑过他时刻颤抖不已的手臂,在游移回胯部之前缓慢地打着圈儿按摩镀层并轻触被牢牢地系在他手腕上的桎梏,火种微微抽紧,Prowl试图退开但仅仅让Soundwave把他抓得更紧并支撑着他和与更大机体的视线平齐。 


难以抗拒,Prowl在那些相同的手开始游移回他的腹部做类似的工作时自胸膛发出越发低沉的咆哮。指尖探究着他的缝隙,他黑白镀层表面的细小裂缝,他的引擎依旧不由自主地加速运转而在Soundwave的触碰他的感知回路中泛起阵阵涟漪。


Soundwave允许他自己在Prowl开始抽搐和颤抖时发出低微的代表着享受的咕噜声,以发出最为柔软的呻吟作为他服务的回应。目前到此就足够了,如果他推进的太快,Prowl就会建立起抵抗。他需要让狡猾的战术家猜测他的动机。大胆飞快地触碰过汽车人的脑袋,爱抚他锋利角徽的尖端,感受着他闪耀的电磁场诱人地冲刷与抗拒着他自己的。Soundwave撤退并起身。“足够了。汽车人:将会重新审视形势。” 


光学镜因Soundwave突然转变战术的行为而闪烁而机体为令人抓狂的兴奋而颤抖,Prowl试图在Soundwave注意到之前藏起他的沮丧并挑衅地抬起他的下巴。“这没什么可考虑的。”他气喘吁吁并咽下了一声因被勒紧的锁链以及被压在背后而酸痛不已的胳膊和腿而刺激出的哭喊,混合了多种信号的数据流在回路中激荡。


冷静地看着颤抖不已的汽车人,Soundwave强迫他抬头迎上他的目光。“出乎意料。”转身,霸天虎丢下他的囚犯单独一人。下次他会让他乞求更多。失败并非是一个选项。 
****


Prowl清楚自从他被吊在这个小单间里已经几度失去意识了。他的HUD持续向他发出讯息警告他的能量水平已经低到了危险的程度。强迫他自己让光学镜上线,Prowl挣扎着将注意力集中在他视野之内的蓝色大脚上。他的计时器被锁定所以他无从知晓自己到底被拴在这里多久了,等待着。这是Soundwave用来击垮他的计划的一部分,让他在精疲力竭的状态下慢慢消耗,在束缚中变得僵硬,令人后悔的移动猛不丁地落在他早已不堪重负的肩上---Prowl顽固地面对着他的捕获者,没有交代任何东西。
迈步向前,Soundwave意识到他对搞定汽车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除此之外他不渴望其他任何事物。举起战术家的脸,轻柔地扭过他的脑袋。“补充燃料。”拿着能量块靠近另一位的嘴,Soundwave等待着;清楚Prowl是多么地需要能量。 


将嘴抿成一条细线,Prowl瞪着霸天虎。他无从知晓能量里是否被下了药或有其他什么花招来降低他的戒备,无论如何他都会抵抗到底。 


“充能:必要。”Soundwave坚持,蘸了几滴紫色的液体刷过Prowl的嘴角。“态度顽固:毫无意义。” 


Prowl对在他敏感嘴唇上的触碰感到紧张。“只有你才在做无用功。”他不温不火地声明道,舌尖被滴入口中的能量液所刺痛。


Soundwave在看着液体汇成小径流入Prowl嘴里时他的火种闪耀着满足感。大胆突破汽车人的舒适防线,Soundwave在Prowl回过神来之前轻柔地蘸上温热的能量液,撬开他的唇使其流入汽车人的嘴里。


惊讶地呜咽,Prowl试图把他的脑袋从侵犯中挣脱出来,但令人尴尬的角度使他几乎动弹不得。美味的能量液冲刷过他的舌头而他极度需要能量,他的舌头卷过手指表面温暖的金属,搜集着液体。决心不让他的捕获者得寸进尺,他狠狠地咬上了那些手指,享受着自关节处发出的悦耳的咔嚓声。而蓝色机体并未如预期那般的反应时Soundwave的护目镜闪烁而Prowl的光学镜亮了起来。


并没有变得生气或者殴打他,Prowl在Soundwave因吃痛而发出兴奋的咕噜声时松开了他的牙关。


“汽车人Prowl:不明智。强制补给燃料:必要。”Soundwave评论道,用他惯常平板的语调,静电掺杂其中。让他机体自带的修复系统处理他被咬伤的手指,他控制住Prowl的脑袋并强迫其转过来,他越发紧的握住他的下巴,强迫其张嘴。然后,以远出乎Prowl意料的温柔,他慢慢将能量液灌进他的嘴,并给他足够的时间将液体咽下,确保他不会被呛到。


摄入口被钩住,他的骄傲因被强制喂食而缓慢地烧灼着,Prowl并未做更多反抗地饮用着能量液,并饥渴地吞咽下液体,他的舌尖卷干净嘴角流下的些许。


光学镜聚焦在汽车人身上,Soundwave在看到那条光滑的附属物舔过Prowl柔韧的金属嘴唇,贪婪地抹净残留的能量液是整个身子都燥热了起来,在倒空之前慢慢地将立方块拿走,他享受着Prowl光学镜中不由自主地闪过的渴望。扫描黑白机体,他确信他的能量水平已经超过惯常最佳状态的一半了。将能量块在子空间内收好,他用手指慢慢描摹过那湿润的嘴唇,他的能量水平已经足够他做些想做的了。


绕着他的囚徒打转,Soundwave再次放低了束缚,他的音品接收器捕捉到Prowl在胳膊被放在背上时发出的微弱的喘气声,他的手指慢慢收缩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黑白机体,巧妙地晃动身躯,Soundwave慢慢在他身上画着圈圈然后再度直面着他:“Prowl:想要更多?”


挑衅地摇头,迎上Soundwave深红色的注视,Prowl在霸天虎温柔地爱抚着他的脸颊时缩了起来/“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靠得越发近,故意专注地滑过Prowl面板上的缝隙;Soundwave迎上战术家坚定的注视。“一无所求。”


“那就放开我。”Prowl要求道。“我厌倦你的游戏了。如果你没什么想要的,那就结束吧。” 


“消极.”Soundwave自深处柔声说道,为Prowl的舒适而靠得越发近,就像他感觉到的震颤着抵触着他的能量磁场所揭示的那样,为不受欢迎的亲昵而闪耀。“一无所求。汽车人Prowl:渴望。”


通风口不加掩饰地磕磕绊绊地运转着。Prowl定住了,受惊吓地,嘴微微张开。这就是Soundwave所等待着的机会,他低头收回面具压上并侵入Prowl那张美味的嘴,享受着禁欲的战术家在他的舌头卷过他温暖的嘴时泄漏出的惊讶的呜咽,品尝着他独一无二的味道。


他的排斥除了抗议的呜咽之外没有更多而Soundwave冒险侵入了他俘虏的领域。他的舌头懒洋洋地探索着他的嘴,从不过于深入,这并不受欢迎但绝非令人生厌而这耗尽了他的自制力不向虎子的步步紧逼屈服,不交出他想要的。这不可能仅止于Soundwave想要他,Megatron决不会允许这般放纵。而当Soundwave灵巧的手指再度开始探索后他就没法再继续思考现状了。他敏感的手指研究着镀层之下,掠过底盘的缝隙,使他为在系统中泛起阵阵涟漪的电磁快感而不住颤抖。 


他的处理器被感觉所充斥而Soundwave不间断地继续着他的侵犯——如果这真能被称作侵犯的话——他的触碰是深入的、优雅的、探究的,渴望。他追求带给Prowl快感,尽管战术家难以揣测动机。在触碰下蜷成拱形,Prowl发出一声低沉的哭喊,再不能压抑下席卷过他的快感。被愉悦的;Soundwave中断了亲吻并吻过Prowl颌部的曲线向下直到温暖的喉咙,在战术家歪头,允许了他的进犯时发出另一声满足的咕哝。


撤回观察着他的猎物,Soundwave忍不住勾起一个小小的微笑。Prowl的光学镜暗淡而模糊,他轻声发出的抱怨既低沉又语无伦次。汽车人没有力量来抵御快感而看样子此时此刻,也不倾向于想要停止它们。他很,一词以概之,美味。


逮住机会继续深入他的嘴,Soundwave将一只手抚上Prowl的胸膛,滑下描摹着他汽车人标志的轮廓。轻触银色的保险杠用他的指尖掠过隐藏的回路然后继续向下动作直到Prowl的腹部,享受着汽车人第二指挥官因疼痛而抽紧的光滑平整的金属,在他的触碰下呜咽。 


Prowl拱起身来,绷紧抗拒着他强而有力的束缚, 在为Soundwave的触碰而生的快感而颤抖和发出嘘声时3绷紧下巴,以绷紧的下巴和猛地抽搐来提醒自己,结实的锁链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Soundwave发出了一阵类似温和的轰鸣的声音直到一个突如其来的动作把他猛地推开。他红色的护目镜变暗并慢慢地直起身来,Prowl气喘吁吁着,冷却他的机体并紧盯着绕着他慢慢打转的Soundwave。 以他被限制住的角度除了Soundwave的大腿之外什么也看不见但他知道当蓝色机体停下时就会到来。当锁链再度抽紧疼痛席卷过他早已酸胀不已的关节时他紧绷并咬紧了牙关,再度被吊起来,他的肢体不住地颤抖。激烈地换着气,Prowl忍住自他发声器升腾而起的哭喊,他不会让让霸天虎为目睹他所遭受的折磨而感到任何愉悦,也不会泄漏给Soundwave任何他有被愉快到的任何迹象,直到达到他的目的之前都不会。


绕着汽车人转圈圈,Soundwave保持冷静地研究着他。他有无尽的耐心及无限的时间来做他想做得。在他这个循环离开单间之前尽管,他需要采取不同的战术。Prowl已经变得过于习惯当前的处境了。现在是时候将他推向边缘了。再完整地绕了Prowl一圈,他的光学镜从未从黑白机体上移开过。Soundwave再度在他背后停下,并慢慢地、轻柔地,如幽灵般的指尖触上Prowl的门翼。


嘴在令人意想不到的惊讶中张开,一声尖锐的喘息自他的唇间溢出,Prowl在他的锁链里颤抖并痉挛起来,背后被束缚的手攥成了拳头。他的整个躯体都在Soundwave轻轻爱抚他的门翼时火热了起来,这足以压过其他任何感觉,快感掺杂在完全的放松之中。Prowl情难自禁地回应着他感知面板上的拍打仿佛Soundwave早已明晰触碰何处可以激起他的最大反应。


霸天虎在保持手不动及享受着由那个顽固而目中无人的汽车人二副所发出的最为轻微的抗拒的呜咽时允许满足感冲刷过他。 Soundwave让他的手在门翼上张开使其不自觉地因他的动作而颤抖,渴求更多的触碰。无声的乞求,无论明显与否都是取得明显进展的标志。更凑近地看着Prowl,Soundwave将他的手指滑下追踪并温柔地探测着感知面板上的枢纽,享受着Prowl躯体隐约而柔和的颤抖。 


稍等片刻使颤抖消退下去,Soundwave举起双手并没有任何警告地将他的手指卡入敏感的接合点,强行以他的方式切入电缆和神经回路,他整个躯体都为响彻单间的嚎哭而嗡嗡作响。他更紧地压迫着接合点直到嚎哭转化为尖叫而黑白机体在他的掌控下震动。Soundwave下线了他的光学镜并等待着,在Prowl看上去稍微适应了疼痛时再轻轻抽动他的手指,恰好在可以重新激发疼痛的程度,而不足以造成持久的伤害。耐心总是他的强项。而他所必须做的全部就是等待。


“……拜托……”

Soundwave的护目镜在低语响起时闪烁着再度上线,他的手指如此之轻地在Prowl被扯开的门翼电缆内变换着姿势,勾起他的囚徒因吃痛而尖锐的喘息和嘘声。“Prowl :自找的。”他简单地回应道。

“……拜托……停下……” 


歪了歪他的脑袋,Soundwave在汽车人以低沉的咆哮表达自己的观点时凝视着他,他通常骄傲抬起的脑袋低垂了下去。感觉输入从快感到剧烈疼痛的急剧变化似乎让Prowl的感知节点熔成了一团。这所带来的混乱的反馈在他的回路循环内就像他自身的修复系统所运作的融化的电路。传输感知信号可不是设定来处理这个的。Prowl已经是垂死挣扎,如果他想停止痛苦那么除了向Soundwave寻求帮助外别无选择。慢慢收回他的手指,观察着凝结的能量液自他被弄脏的手指上滴下。用能量液玷污本是纯白色的头盔。“自找的。”他重复道,甚至比以前更温柔,对Prowl渴望什么一清二楚。


在能回答之前一阵明显带着痛楚的颤抖肆虐过Prowl的躯体。他在Soundwave看着他与内部的混乱做斗争时把脸绷紧。他是继续坚持他的立场还是投降并寻求他急需的帮助?即使是Prowl也难以忍受持续不断的痛苦。


在Prowl绷紧下巴摇头时凑得越发近。Soundwave让他们的脸几乎贴在了一起。他的声誉是低沉的、温和的,充满蛊惑性的。“Prowl:接受失败符合逻辑。”


颤抖着好似感知回馈开始蒙蔽他的思绪处理,Prowl鼓足他的最后一丝气力并直勾勾地瞪着Soundwave深红色的护目镜。“…….去你炉渣的逻辑。”他斩钉截铁地回答道,抢在疼痛变得更为剧烈之前。


放下此刻已经无力的脑袋,Soundwave直起身来。无论任何人目睹蓝色机体都会发觉他表现出前所未有的镇定和冷漠,但内心深处并不像他表面那般波澜不惊。Soundwave整个人都在沸腾,Ravage大着胆子靠近他的主人,试探性地启用了他们之间的链接。猛地转头看向他的磁带,Soundwave自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咆哮惊得Ravage后退并发出楚楚可怜的喵呜声,耳朵没精打采地贴着他的脑袋,他的眼睛展示服从般紧盯着地板。Soundwave回头看向他失去知觉的俘虏并沮丧地走出了房间。 
****


尽管遭遇挫折无功而返,Soundwave在一循环之后便回来并重复了过程使Prowl被愉悦的浪潮所席卷并在他感到痛之前不允许他到达顶峰。每一次Soundwav都在等着Prowl求他,要他出手相助,但仅仅收获拒绝。


每次Prowl都被堪堪修复到尚可存活的地步并被单独丢下一会儿直到下个循环重新开始。Soundwave自信通过他自身的耐心以及重复次数的积累,Prowl妥协的迹象就越明显。 


Soundwave明白,一如既往地;这只是时间问题。 
****

“他又去看他了,”Frenzy抱起胳膊嘟囔道,透过唯一的窗户瞪着坐在暗室里的老大。


“老大老是去看汽车人,”Lazerbeak拍打着她的翅膀不赞成地接嘴道。 


Ravage蜷缩在地板上发出低低的咆哮。“沉迷,”他对此完全蔑视。“Megatron将会惩罚……”他半路打住当Soundwave突然出现在窗口时。


在踏进囚犯的房间前他巡视了一圈磁带们并加以评估。他通过链接向他们发出有关他们的烦恼以及信任缺乏的短促尖锐的一大波信息。只有Frenzy正面迎上他发出的审查,带着挑衅的光学镜。


Soundwave正在玩一项危险游戏而Frenzy想确保他清楚这个。这没什么好处。Soundwave是个怪僻的家伙而一旦他决定做某事,他就会很固执。他只希望汽车人会尽快崩溃。至少这样Megatron就不会伤害Soundwave。 
****

“Prowl:上线了吗?” 


缓缓转过他的脑袋,他是如此虚弱,Prowl耍给Soundwave一个阴沉的怒视。他的肩膀和臀部因为长时间的悬挂而尖叫。他甚至不能关闭传感器。Soundwave显然在他下线期间做了不少手脚。他有段时间没动弹了以至于几乎习惯了连绵不绝的疼痛。然而他害怕被移动。


普神知道他被饿了多久,Prowl清楚他已经没啥精力来做出更多抵抗了。但他决不会让Soundwave了解到这一点。不管Prowl是否对他有所展示他无疑很快通过自己独有的风格找到方法,无论如何。


“Prowl:将不会抵抗,”Soundwave再次继续就像他知道他是清醒的。“汽车人:在没有燃料的情况下难以坚持太久。Prowl:渴望燃料?”


这问题是如此的显而易见,Prowl清楚这全都是Soundwave游戏的一部分。他以顽石般的沉默盯着他。当Soundwave自子空间拿出满满一立方块的能量时,他的光学镜亮了起来并不管不顾地盯着立方块。他的系统轰鸣坚持叫嚣着充能而甚至他的战术电脑开始计算着一旦屈服并无论Soundwave开出什么价码都接受而提供的燃料使他幸存的可能性有几何。


强迫他自己带着低沉绝望的咆哮移开视线,Prowl顽固地盯着地板。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屈服。


“Prowl:逻辑要求你接受。困难:是不必要的,”Soundwave靠得更近,拿着能量块在Prowl眼前晃。“Megatron:不耐烦。需要情报。他的愤怒:痛苦而漫长。你将不会幸存。选项:接受我的怜悯。给我所想要的一切。折磨:将会终止。” 


“而一旦你从我这里得到了所需要的全部,然后呢?”Prowl咆哮出声。“你在逃避假如你认为Megatron会允许你留下我, 你对将我从折磨中解脱的保证还赶不上承认你自己为放纵自己的私欲而滥施惩戒,”Prowl察觉到Soundwave宝石红色的护目镜因他的言辞而微妙闪烁的光芒。他已经击中了他的神经。也许那是一些他可以利用转化为自己的优势的事物。


Soundwave在Prowl面前蹲下并支起他的脑袋直直地看进他的光学镜。“Soundwave:拥有Megatron的信任。Prowl:将置于我的保护之下。将被秘密地,” 他用立方块边缘刷过Prowl的嘴唇,在那些嘴唇微微分开及不管不顾的哀恸之声自Prowl的发声器中逃出时激动之情冲刷过他。“保证,”他敦促道。



Prowl将他的脑袋挣脱出Soundwave的掌控,但只是再一次地让两根手指侵入他的唇间,为新鲜的能量而抿紧。一着液体涓涓流进他的嘴里,他的舌头伸出品尝着更多且下定决心,很快他用他的嘴 包裹住那些手指并为他所急需的燃料贪婪地将其吮吸干净。
****


Soundwave被取悦了。Prowl表现出顺从并允许他给他喂些能量直到立方块已经半空。他不能冒险让Prowl得到充足的燃料所以仅给他不会很快陷入静止锁定的量。他回味着汽车人饥渴地吮吸着他手指的模样,绝望而迫切。在他拿走立方块时Prowl几乎都要发出抗议的呜咽声了。他正在缓慢地崩溃。 


他通过可视窗深思熟虑地凝视着那个家伙并记下每一个细节。Prowl令人印象深刻并值得比像 被吊起来好得多的待遇。他值得被宠溺而Soundwave确信没有汽车人欣赏过Prowl的能耐。Soundwave做到了。Soundwave将会取得他的奖赏。
****


在这间已经成为他监狱的房间里被吊起来使Prowl有很多时间来思考。Soundwave正在发展一种附庸关系,对此他相当确定。问题是他会怎么做?事实上他还没见过其他霸天虎知名审讯者,说话拐弯抹角的。也许他被藏在某处秘密地点。Megatron显然知道他的被俘以及相信Soundwave会让他配合的。他也对此有独特的印象,自黑暗中收集而来,来自其余磁带的充满忿恨的注视,那就是Soundwave已经没有时间了。


那就意味着如果他不尽快找到方法逃出去那么很快事态将演变得更糟Soundwave相当确信一件事;他不会从Megatron带有独特风格的审讯中存活下来。是时候将问题摆到台面上了。 
****

“他是个战术家你知道吗?”


“一清二楚。”


“那知道他是个战术大师吗?一个在这场普神诅咒的战争伊始Megatron就试图招募为霸天虎的战术家?一个以道德疏离以及像Megatron本人那样冷酷而闻名且如果站在我们 一边那我们早就赢得战争的战术家?”


Soundwave扫过他的磁带们并简单地把 把他的注意力转向Rumble。“汽车人的道德立场:夸大。”


“夸大我的后挡板!你不能相信他而你显然也不该同情他的处境,他会耍你的,你的处理器是被锈菌侵蚀了还是别的什么?”Rumble气愤地数落道。


“关心:记下。计划:不变。”Soundwave宣布道,从他的椅子上起身。Rumble没有指出任何除他早就心知肚明的以外的事物。


“他不是那种你可以驯服的轮胎你对此一清二楚!”Rumble在他身后喊道。


Soundwave对此太了解了但Prowl已对他的关注回应积极。他将会取胜,Prowl是他的,他只是还没有认识并接受这一点。
****

“这么快就回来了?我真是喜出望外,”Prowl不带一丝喜悦地评论道。他抬头凝视而通风口背叛了他。并非如他所料那般是Soundwave站在其面前。他预见过这个最终结局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已经对此做好准备了。


“你的确应当如此,”Vortex拖长了腔调慢吞吞地评论道。“我通常不接受委托但是是你,第一副官Prowl,”他冷笑着靠近,“我将会开个特例。”

****

Soundwave淡漠地看着Vortex展现他独特的审讯风格。面具背后的他在强迫自己回头看展现在他面前的景象前先斜视了一下霸天虎第二指挥官。看着就已经够难受了更别提Prowl还要亲身忍受。


Starscream抱起他的胳膊露出一个自鸣得意的假笑。“看样子他只会像其他汽车人那样容易屈服,”他柔声评论道,仔细观察着Soundwave的反应。“一旦Vortex搞定了他你应该可以取得一切Megatron想要的信息,对吧?” 


“显而易见。” 


“很好。那我相信这样已经用不着继续耽搁下去了?”他踱步靠近Soundwave。“我也讨厌让Megatron找出你小小的藏身之处并毁掉你的乐趣,”他带着假惺惺的同情补充道。


Soundwave带着他独有的漠然而无情的凝视迎上空军指挥官沉着的目光直到Starscream转移了视线。他讨厌情况发展到如此境地。他的磁带别无选择除了将僵持的局面暴露给可疑的Starscream。他不能责备他或是生气 。他将他们置于危险的境地而此刻汽车人的尖叫响彻了云霄。Soundwave明白他还会继续下去。
****


世界似乎隔着一层厚重的迷雾而疼痛如浪潮般侵袭着他的感知网。Prowl心不在焉地想到至少他还没挂。他躺在地板上,因害怕伤自己更重而几乎不能动弹。


Vortex对他做了很多。要不是看他已经半死不活没准他还会继续下去,Soundwave没有干预。他后来短暂地晕过去了且相当确信他没向Vortex交出任何讯息。他的防火墙依旧坚挺那就意味着Soundwave也没来试过他的运气。


他听到脚步声靠近并在他身旁停下。“了结吧……我不会交给你任何东西……”他嘶哑着咳嗽出声。浑浊的能量液自他嘴角流出而他意识到他比预期得还伤得重得多。


“医疗护理:必要。躺着别动,”Soundwave回答道,在Prowl虚弱地挣扎着试图挪开时将一直手搁到他的肩膀上。即使现在,即使身下自身的能量液已经淤积出不断扩大的一滩他依旧桀骜不驯,骄傲,令人钦佩。Soundwave并不想这样。他需要让Prowl了解到这一点。


他尽己所能地照料他的伤口并抑制住主要自他最糟糕的损伤涌出的能量液然后轻柔体贴地用柔软的海绵开始清理他镀层表面凝固的能量液。
.

“为什么……?”Prowl最终问了出来,在试图抗拒如此礼貌的支撑与照料之后。“你可以直接黑了我,”他咳嗽出声,能量噎住了他的喉咙。


“你的受苦:不期望。合作:更合适,”Soundwave回答道。


Prowl抬头盯着他难以捉摸Soundwave到底试图达成什么,他才为情报而毫不留情地压榨过他。“Megatron将会找到我的。”


“消极。”


“Vortex干得。” 


“情况:超出了我的掌控,Frenzy别无选择。Starscream:有说服力。” 


“而你不认为Staracream一有机会就会向Megatron告密?” 


“Starscream:一无所获。” 


“他会获得超过你的宠爱,他会找到我,对我严刑拷打直至火种熄灭因为我不会屈服然后他就会惩罚你。他会对你的磁带做相同的事情,轮流每一个直到最后直接针对你,”Prowl停顿了一下,发声器因尖叫过度而抽紧,然后接着先前的话题说下去。“你知道这是真的,你清楚我是对的,”他温柔地补充道。


Soundwave定住了,他的手依旧轻柔地抚弄着Prowl的镀层。他看进Prowl暗淡的光学镜并深知,这个单间的下个房客将见证Prowl的最后存活时光。他不会允许这发生。他无从知晓这种同情的感情以及超越边界的吸引迷恋为何产生以及从何而来但他清楚他不能坐视Megatron杀了他。


Prowl在Soundwave靠得更近时猛地抽气,他更大型的机体覆盖住他与此同时他的脸向下凑近他的。面具收回而Prowl难以拒绝亲吻。他推搡着试图把Soundwave从他身上赶开,在Soundwave压得更近时冰冷的恐惧急速地滋生蔓延。Prowl太虚弱又受了伤以至于难以将他赶开,他完全依附于Soundwave的仁慈而更让他恐惧的是单独被和Vortex留在一个房间。他对Soundwave愿意持续多久完全没有概念并忍不住陷入了绝望,无助地抗议着的呜咽自亲吻中逃逸出来而Soundwave的手拨弄着他的门翼,发送正统使他整个躯体发出尖啸声。‘拜托别是这个,其他什么都好除了这个,’Prowl无声地乞求着,在亲吻突然中断时攥紧拳头。


他关闭了他的光学镜并等待着侵犯。但这没有发生。Prowl感觉到Soundwave起身而他及时上线他的光学镜看着蓝色机体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侧躺着蜷缩起来,依旧虚弱得动不了,Prowl等待着Megatron无可避免的到来。
****

过了一段时间,Prowl从一段心神不宁的充电中上线醒来。他依旧躺在昏暗房间的地板上。疼痛消退了些许而他的自我修复功能已经处理了一些损伤使他现在能够移动了,尽管费力而僵硬。


皱起眉头,Prowl环顾房间并盯着门模糊的轮廓。一片漆黑中的门形光环。这可真新奇。强迫他自己站起来,Prowl摇摇晃晃地蹒跚向门挪过去,不带任何阻力门就吱吱嘎嘎地向外敞开了。


他在大漠某处的一幢小复合体内且完全彻底地一个人。抬腿走出,控制住自己因移动而抗议的躯体。Prowl回头看了一眼那扇虚掩的门。他被解锁并丢在这里。这没带给他任何感觉但他在试图用自己的处理器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可一点都没有搜查这里的想法。


跌跌撞撞地,Prowl走出了小建筑物并步入了夕阳之中。他激动的好似喝醉一般并深吸一口气对比着吹拂着他的镀层的凉风 。 解脱与感激充斥着他的系统。


不再在此地多耽搁片刻,他缓慢地出发穿越沙漠。看样子对于他的回归需要向领袖提交地狱般数量的报告。尽管他深知不确定从何说起或如果他告诉他们是否会有人真的会相信他。


【译者碎碎念:


很久以前答应过的那篇声警,自一天的努力之后终于搞定了,依旧解馋版渣快翻,哪里读起来怪怪得还请见谅,有空我会出修订版的,欢迎捉虫。


萌点跑偏萌上声警时的产物,这篇算是半戳了我的喜好吧,相对比较强强而非以rape和non-con为噱头,个人觉得利马综合症把握得也不错。



下篇如果还翻这对的话可能是gatekat的《Renascent》和小波与三个达特森对峙的《Watching》(节操掉光不过这文里的小波蛮强势的,三台达特森也不弱),不过其他已答应的诸如《Grey Area》之类的也没忘啦。


Hope you enjoy the story~~~~~~】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