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的小屋

【IDW】【翼漂】Hear the Spark洞悉内心(教授舞蹈梗,傻白甜纯糖)

Hear the Spark洞悉内心

Wind-on-wave

链接:https://www.fanfiction.net/s/8470922/1/Hear-the-Spark

IDW G1.时间轴:”TF:漂移”第二集.关于剑客的特别训练的小故事.以及一个特别顽固的前霸天虎.警告:由俄语翻译成英语,所以……对其中的词汇等错误表示抱歉。
+ -   

“他像只心浮气躁的黄蜂似的坐立不安。”


“Axe …”


“不,我是认真的。就像他控制不了自己的促动器。”


“Axe.”


“你不担心你又得把他拖到医护人员那里去-因为他无法掌控大剑?”


“Axe!”


高大的剑客静静地笑出声并 微微歪过脑袋严肃的红白飞机,从Axe的观点来看-太严肃了。


Wing将他的胳膊抱起在胸甲前,将他的光学镜转向训练大堂中心-白色的前霸天虎是如此的引人注目……依旧固执地假装没有听到两个骑士之间的对话;即使高亢的声音在空旷而人造光线充足的房间内回荡-而Axe显然也不打算放低音量。


Wing静静地平稳下他的系统,然后抬头看他的老朋友。


“他能应付过去的。”


“是吗?”Dai Atlas的第二指挥官再次咯吱笑出声来并怀疑地看向Drift。- “他拿着大剑的样子好像是要去挖矿。”

“他还在学习。”


“Wing,但他甚至不能摆出正确的进攻姿势,甚至不能……”


前霸天虎转身,蓝色的光学镜闪烁-而Wing才想到刚刚最好请Axe出去…… 但现在为时已晚。飞机迅速抬手做出了一个保持镇定的姿势但Drift抢先一步…..


“把你的看法咽回自己的油箱,废物”-赛博坦人发出低沉的嘘声,迈步向前。


Axe不加掩饰地露齿而笑。


“否则?”


“否则你自己会变成一只坐立不安的雄蜂然后成一堆废弃的生锈炉渣。”


又一步。


Wing站在两个赛博坦人之间,向Axe投去警告的一瞥,然后安抚性地,带着他翘起的嘴角-对Drift。


“他还在学习”-红白飞机回答道。


Dai Atlas的第二指挥官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然后摇了摇他的头。


“你对此一清二楚,Wing,学会掌控大剑需要花费多少时间。一些人有普神恩赐的天赋,一些人不……”


“这里没有普神”-Wing背后传来罪恶的嘘声。


Axe对此不加理会。


“你这个霸天虎连一支简单的舞都无法驾驭。我们说要如何拥有一把大剑呢?” 


并没有听见,但感觉到他身后的前霸天虎正变得越来越愤怒,Wing勾起他的嘴角飞快地给了个微笑。 


“Axe,来吧,你……”


“应该走了?”-高大的骑士越过他的肩膀看着龇牙咧嘴的Drift。“你完全可以说出来。” 


“Axe!”

无声的嘲笑,魁梧的赛博坦人从门口消失,而他的脚步声很快从明亮的走廊里渐渐低落下去。Wing转向前霸天虎。


“原谅他。” 


“多嘴多舌的软蛋。” 


“对于Axe,我可以告诉你,他所说的都没有恶意。” 


“生锈的晶体管!” –又一次爆发,Drift用手把大剑向地上摔去-但定住了,在捕捉到红白飞机的眼神之后。而躁动的通风口冷却下来,几乎快被冻住了,地下城的气流穿过他的系统。 


“并非出于恶意,对吗?”然后他嘲讽地微笑, 挪得离Wing远一点。然后皱起眉头,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说过的舞蹈是什么?这表示什么?” 


“我们训练实践的的称号之一.磨练控制动作是必要的.并且成对练习.”


“舞蹈。”-Drift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摇了摇他的头。“ 听起来蠢透了。而且你为何不教我这个?” 


“你做得够好了。” 


“你的朋友可不那么看-”来自前霸天虎的发声器带着不加掩饰的恶意评论道。“你认为我能搞定这个?”


Wing点点头,并在回答前踌躇了一下。


“你不会合作-你从来没尝试过”-飞机的声音很温和,没有咄咄逼人的语气,没有斥责-只是指出真相。


但简单的词汇已经够刺激Drift了。


抬起他的下巴,小型赛博坦人走向前去,轻轻抬头自上而下地看着骑士。


“那又怎么样?教导。你总是说我应该学习。继续。接着做吧。” 


短暂的沉默;两台机面对面站着, 而训练室内的暖光让飞机的光学镜显得更为明亮而且似乎缓和了前霸天虎脸上的尖锐表情。 


最终,Wing点点头。


“你不需要任何武器。” 


好似目睹怪异的幻象他看到Drift走向武器架,轻轻将他的短剑挂在钩子上然后带着不加掩饰的嘲弄微笑折了回来,好似在问-“好吧,而你如此扭捏地想向我展示的是什么?”


飞机没有回答而是走到宽敞的训练室中央,恰好在大厅高而敞亮的圆形拱顶之下停下,那里可以眺望城市的尖顶以及其他地方,甚至更高-洞穴拱顶的黑色岩石。


Drift一直困惑地看着。 Wing小心地用手抓住Drift的白色前臂并把前霸天虎向他拉近。 Drift哼了一下。


“好吧……?”


“当两人在对战时,他们不得不配合彼此的动作。感知他人,即使同伴不在视线之内。理解下一瞬间他会做些什么。”


飞机只收到一个无谓的耸肩作为回应。


“好吧。那又如何?”


“而如果你长期和一个人共同作战,那感觉仿佛你能感知到他的火种。”


“真的?”


Drift甚至没试图掩饰他声音里的嘲弄。


“那你在这方面成功了吗?”


Wing踌躇了一下然后摇了摇他的头。


“这个此时不是问题”-抓住另一家伙的手,骑士将其放在他白色的胸甲上。飞机自己的手指抚上紫色的霸天虎标志。


Drift微微蹙额,看起来是那么的困惑。


“那……然后呢?”- 他试图移开他的手,但Wing没有允许他。


“首先,你需要学会感知他人的动作站在一旁。距离会逐渐地缩短-但有一会儿你不得不保持现状。触碰能让你感觉好些。”


白色的赛博坦人眉头皱得更紧,好像骑士的话语对他来说……很蠢。


怪异。


“感觉如何?”


飞机翘起了他的嘴角。


“他人的火种。”


向前一步并稍稍往旁边一闪,他没给Drift机会回答。前霸天虎尴尬的后退。Wing又动了动,而下一刻骑士空着的那只手抓住较矮小的赛博坦人的另一只手,就在他试图往旁边后退,为了不被他的动作所掌控的时候。


“别。手-这能起作用的。仅仅试着去感觉。”


“这太蠢了。”


“学着去……”——金色光学镜温柔地闪烁着,而Wing突然后退一步——一个优雅、敏捷的动作,让Drift跟着他,试图重复他的动作以免他撞上他。


而接下来又是一步——闪到一边,然后——又是一步,以及更多……红白飞机近乎寂静地走过暗色金属质地的地面,只有通风设备近乎微不可闻的换气声泄露了他的行踪, Drift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经常撞上另一位的肘部、膝盖,甚至跟不上骑士的步伐。然后前霸天虎拉长了脸,皱起了眉头,但下一刻就注意到了那闪闪发光的金色光学镜。然后继续下一步。 


“你要注意我的脚步”-Wing突然平和地说道。


“好吧。那又如何?我为啥非得根据这个来推测你的下一个动作?”——说出这些话的同时Drift又迈错一步并暗自切齿。


“你不需要去猜。 你需要的是感受。理解。并看进光学镜。这能证明你不仅仅擅长在面对敌人时单打独斗。”扮了个鬼脸前霸天虎看向对方的脸。飞机点头并轻松地笑了起来。


“这就好多了。”


而再次他迈开步伐,让Drift后退和向旁边移动,然后突然向前,旋转,试图重复飞机的动作,在他们之间保持恰当的距离,并不把他的手指从白色装甲上移开——平滑而清爽。


这些动作并没有节奏,快慢步交错,徘徊逡巡着,先长——然后短而平滑——接着又猛地急速起来。这里没有方向,不需要刻意……只需要尝试理解Wing会在哪一刻动作, 以及下一步的走向。


飞机猛地一个转身,带动Drift和他一起——骑士身后就是大厅亮金色的墙壁。


“现在-到你了。”


“我…..?”


“是的。继续”-明亮的面孔上快速滑过一个微笑。


静静喘息着,前霸天虎跨前一步,越发用力地把Wing向墙推去,然后——向旁一闪,以敏捷、迅速的步调……飞机看上去远比Drift驾轻就熟轻而易举地闪躲到了一旁。


红白赛博坦人很安静,他的手依旧轻若无物地触碰着紫色的标志。完全掩盖了这个,而在他手指的触碰下前霸天虎隐约感觉到了另一机体系统运作的嗡嗡声。


难以直视金色的光学镜。这非比寻常。Drift——当他还是Deadlock时——总是挑衅地看进他人的光学镜,但现在一切都不同了。这回是他一次又一次地避开,紧盯着骑士头盔白色的“翅膀”。然后走下大厅,退后,或者相反地——前进,感受着他的一举一动被重复,镜像映照,而不仅仅是简单地亦步亦趋。他自己的步调,通风设备运作发出的沙沙声,伺服驱动器最为细微的咬合声,完全地被音频接收器所捕捉到——这些声音带着一个人可以探测和感知的节奏。


而在某些时刻,当Wing自己突然采取行动,停止配合Drift,他并没有踏错一步,但重复,然后下一刻再次变换他的步调,没有猜测也不真的理解飞机下一步会怎么做。


前霸天虎宁愿感受也不想听到那静默的笑声——并非嘲弄,而是带着暖意和欣赏。而他转头盯着Wing的脸,看进金色的光学镜,并未在轻快的节奏中落下一步,并非捕获,只看谁首先移动,他或者红白飞机。


也许他只需学着去推测。


也许他能领悟对他人动作的理解。


也许-而Drift安静地窃笑起来-他捕捉到了他人火种的脉博,很容易,自他的指尖。


但这并不是他所想的,这个问题稍后再说。此时此刻前霸天虎只是小心翼翼地踏着暗色的地板,配合着Wing无规律节奏的步调——或自行其是,回应Wing明快的笑脸,带着迷惑性,但就是让人气不起来……


【译者碎碎念:


依旧40分钟渣快翻,原文很优美这只是个解馋版,作者是个俄语妹子所以看不懂的地方连蒙带猜了,欢迎捉虫~~~


Wing在教授舞蹈时简直是全程吃豆腐啊,手指一直碰着紫色的标志不放什么的,在Axe面前维护Drift也好暖,被顺毛渐渐温顺下来的Drift也好萌~~~~~~~


这作者的翼漂基本都是带点小温馨的,四篇已经都有翻译了,喜欢的话可以搜搜看~~


Hope you enjoy this story~~~~】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