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的小屋

【G1】【警爵/爵警】Turnabout急转直下(By:Decepticonsensual,清短甜文

Turnabout急转直下

Decepticonsensual

原文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81629

概述:

Jazz习惯于做承担大部分风险的那个。当Prowl身负重伤时他该如何处理?一发完结,梗来自TFPAddict。 

注释:
•    给 TFPaddict.


Jazz悄悄溜进医疗间,试图不去注意他那像被钳子钳住似的不断抽搐与跳动的火种.


Prowl躺在一个床位上。他的静默是如此地让人不安—尽管这家伙对守口如瓶并不陌生—某种他和Jazz的共通点。在跨越九百万年的战争中,他们两个无数次如此面对彼此,从战争伊始在禁噪的医院里处理那显然由爆炸造成的伤口,到战地临时诊所,再到在极其残酷的巷战之后将吸饱能量液的担架抬到图像处理大厅去。但十有八九,都是Jazz躺在床上,龇牙咧嘴地紧攥着骇人的伤口试图堵住那汩汩流出的能量液,而Prowl则靠着他,即使在给Jazz换绷带上药时也一如既往地喋喋不休着。Jazz是特别行动指挥官,出长期任务以及承担难以想象的风险的人物。Prowl是战术家,幕后操纵事件。现在的逆转给人感觉很不对劲。


“他怎么样了,Ratch?”


Ratchet猛地跳起来,然后怒视了Jazz片刻,但注意到Jazz的面部表情神色就和缓了下来。


“我们及时阻止了燃料泄漏。他依旧昏迷不醒,但他会好起来的。门翼需要花点时间来修复,但他的胳膊状况更糟。他应该很快就会醒了,如果你想待会儿。”当Jazz惊讶地看着他时,他退开,气喘吁吁地。“让他好好躺着,行吗?我还有一打病人需要好好休息,所以别对任何一个做那些炉渣的恶作剧。”


“好的,医生,”Jazz低声回答,自战役以来第一次微笑的同时Ratchet悄悄地退下了,咕哝着。特别行动指挥官滑向床位的末端,轻声低诉着。“好吧,你还能做得更好,Prowler。我们都知道在Ratch确认病人会好起来之后才不会开始大喊大叫。”


“我听到啦!”医师自房间另一边打断道。Jazz温柔地笑了,向前倾直到额头抵上了Prowl的。


此时此刻,待在这里是如此的甜蜜,感受着Prowl的角徽轻轻划过他的头盔,自另一个家伙的通风口传出的若隐若现的暖意在他的皮肤上流连。Prowl的换气既轻又浅,但它们依旧在运转,对此,Jazz难以用言语来表达他的感激之情。


“你知道规矩,”他嘀咕道,言语间嘴唇描摹着Prowl下巴的轮廓。“别离开我。失去你我将无所适从。”


他扭头轻柔地用自己的嘴刷过Prowl的,最后留下了一个吻。关闭他的光学镜,Jazz试图忽视另个家伙受损极其严重近乎支离破碎的门翼的模样以及医疗间里那油腻腻、令人作呕的气息。除了Prowl通风口的轰鸣、他火种的脉动、他嘴内那怡人鲜活的温度以外别无它物- 


然后那张嘴张开抗拒着他,而Jazz在一条湿漉漉的舌头滑入他的唇间时喘息了出来,戏谑地与他的纠缠在一起。这个热辣而令人目眩的时刻让Jazz觉得他整个人都化了,在他再次清醒过来之前震惊地退开。“Prowl!” 


一双湛蓝的光学镜全然无辜地冲他眨眼。


“你知道,”Prowl冷静地陈述着,好像他刚刚没用那条可憎猥琐又天赋异禀的舌头在Jazz的嘴内肆虐过,“这里有项描述利用欠缺行为能力的上司这种情况的条目。”


“哦,是吗?”Jazz抱起胳膊。“那有木有描述立刻采取反击的上司的条目呢?”


即使是Prowl也不能完全抑制住一个傻笑。“我相信是‘报复’,大兵。”


【译者碎碎念:


继续发糖,我爱傻白甜


这是《The Boss》的作者的文哦,人家不仅会分析会写入手术刀般精准冰冷的虐心向,糖果也很甜美呢。


爵士你看人家还伤重躺倒就忍忍吧,医官的扳手不好吃hhhh~


依旧渣快翻,俚语不熟悉,名字随便取,不少地方连蒙带猜,欢迎指教,多少给个留言嘛。


Hope you enjoy the stoy~】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