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的小屋

【IDW】【爵警/警爵】Silence All This Night心照不宣

“呃……哦,普莱姆斯,你是怎么进来的?”

 

爵士站在门口,掌心向上托举着一个小小的银色光球,荧光如此微弱,即使是这样近的距离也只能照亮他的上半身,下半身完全隐没在黑暗中,看上去仿佛一个无脚的幽灵。

 

“钟声已经敲响,蟋蟀也已安眠,我的爵爷,还有何能打扰您的安眠?”[1]爵士无声地滑动过来,到床沿却又噗嗤一声笑出来,打破了凝固的气氛。“笑一笑老伙计,即使是我也会偶尔想翻翻古董货的。”爵士把光球切换成暖色,浅黄的光线在他英俊的脸上镀上淡淡的光晕,带着不加掩饰的疲惫和关心,把手覆盖在警车的手上,“你在呜咽,怎么了?”

 

警车任爵士握着,消化着梦魇的余威,其伸出细长的带着倒刺的触手,纠缠着他的火种。他看到了迎面招呼上来的拳头,他听到了背后的指指点点和窃窃私语,他捕捉到了同伴们不解掺杂着不屑和担忧的眼神,他感觉自己的整个内循环系统都从里到外翻了个个儿,沉淀的能量液涌到口中烧灼着发声器。

 

但这些相比之后那都不是事儿。

 

他感到了剧烈的震动以至于整个人差点砸在主控台上,警告遭到入侵的红灯疯了一般的闪烁着,他震惊地看见宿敌们如入无人之境般的涌了进来,他看见战友们无畏地抵抗又被迅速地解决掉,大汉铁皮救护车然后是他,如稗草一般纷纷倒下,清扫机那一枪准头很好而威力稍次,但足以让他在感受着将熄的火种在一明一灭之间把自己的身体推向狼狈草率的死亡的同时见证银色的暴君把脚踏在铁皮的遗骸上狞笑着宣布决战以此为开端。

 

他现在清楚这仅仅是个梦,但已经足够真实到让他怀疑自己明天能不能淡定的走进会议室。

 

警车从冥想里挣脱出来,努力压抑下冷却扇的轰鸣声,回望向还在等着他答案的爵士,“没事,只是一点数据乱流而已。”

 

这是个平静的夜晚,没必要悲鸣打扰所有人的安眠。

 

“好吧,我想你可能是压到了陈伤处。”就算爵士有所怀疑,他也没有表现出来,手轻轻一抬让小光球悬浮在空中,然后去掏子空间,“而老爵士还是有些小诀窍来对付这类问题的。”

 

而爵士掏出的东西让警车似有所悟的翘起了嘴角,“虚拟人生[2]?你就那么来对付陈伤和梦魇啊。”“老条子你还是放弃吧,开玩笑不适合你,”爵士看样子是真累了仅仅勾了勾嘴角,“医用的,我上次康复时用剩下的,当然,对救护车保密好吗?”

 

“当然,惹急了首席医官大人下次去问诊会在他妙手回春的同时让你痛不欲生。”警车也没力气戴起冷面上司的面具,乖乖地接过爵士的小药瓶倒了三粒然后吞下,淡淡的苦涩泛起在舌尖。“我没事了很晚了你也快回去吧。”警车拧紧瓶盖还给爵士,希望口头的软化和配合的态度能让其尽快打道回府。

 

爵士接过收好,再通体扫了警车一遍,发觉其另一只手筋挛一般地扣着床沿,留下道道刮痕,食指还保持着扣动扳机的状态。

 

爵士起身,但没有走向门口而是把手伸向了床头操作台,床板无声无息地扩大了一倍,捂住警车的嘴不让他发问,顺势把他带倒在床上,“大半夜的你还忍心让老爵士再去走廊里挨冻一回吗?躺好,kingsize足够我们凑合一晚上。”

 

警车随着爵士摆布,他觉得这番行动可能完全不符合逻辑,但又出人意料的给人感觉安心和舒适,好似赛博坦绕着哈丁公转那般理所当然、无比完美、妙不可言。爵士躺下了,他在左边,感觉好似所有温暖的来源,一颗恒星,温暖着一颗寒冷孤寂的行星。

 

“你是我的秩序。”警车对几乎所有人都列了一张详尽的表格,所以他很确定这点音量不会被爵士的音频接收器捕捉到。因为爵士的到来、关心和驻留,安抚了警车深埋在荒凉的表面之下,以梦魇形式重现,如今熨帖的回归本源的情绪,他明白这在战争横亘在他们之间时被听到是百害无一利的,但他必须有所表达,所以一如既往的妥协折中。

 

当最后一个音节消逝在夜的清凉空气中时,警车暗下光学镜头,安稳地滑入无梦的睡眠,然而很久以后,爵士的护目镜仍不时划过蓝光。

 

 

[1]麦克白剧本里杀害国王见到幽灵那一幕的台词,略有改动。

[2]《英雄传罗嗦》里的致幻毒品,这里设定剂量控制的话也能用于安眠和止痛,类似大麻,作者绝对绝对没有鼓励吸毒。

 

END

【一如既往的作者碎碎念时间:

速成产物,ooc到没边了,86大电影那一幕根据剧情需要略有改动,大家一笑而过即可。

 

此篇曾考虑用名《Macbeth’s Peace Night》或《Rest In Peace》,最终还是敲定这个,静夜,一切都心照不宣,两位都发乎情止乎礼了。

 

其实说白了就是个长官自己睡不着又把别人折腾的睡不着的故事而已。

 

自《万事如意》之后很久不写原创真是手生的紧,很早就在构思了现在才全部码出来原谅我这个懒到火种里的家伙吧……构思和翻译我是真一个都没忘就是产出有点慢。

 

暂时算作迟到的双节贺文吧,个人倾向是‘至白之昼’,喜欢‘至黑之夜’的自动代入双线早期好了。

 

警爵真是我的真爱CP,官方他们高兴就好,但在挨刀之前还是想多熬点焦糖吧。

 

这次暂时以上了。

 

依旧无节操小剧场:

 

主持人:请问对富有纪念意义的一晚上有何看法?

爵士:没啥看法,老条子的房间还比其他人冷一些,暖气都不装。

主持人:这不会有啥困扰吗?

爵士(笑):抱紧旁边那个大热水袋就行了啊。(有木有吃豆腐还请自行联想。)】


评论(3)

热度(34)

  1. 鱼颈纹Will的小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