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的小屋

【翻译】【IDW】【警爵/爵警】Dancing Lions(By:hellkitty)

DancingLions

hellkitty

概述:爵士如何让警车原谅他意外当众射杀一个人。

(此文作于2011年12月30日,所以难免与后来的官方漫画对不上。)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07868

作者注释:                                   

IDW 大致在《连续任务》的《地球最后故事》期间

警车/爵士

除了《地球最后故事》里的人物之外无其他。

 

为警车*爵士挑战而作,提示‘爱斯基摩之吻’(指代‘冒犯性的出人意料的吻’?),与向我安利这部令人惊奇的华丽漫画的人合作。感谢一直以来默默支持我的人以及我最好的朋友。

 

***********************

 

“出什么事了?” 警车一如既往地一针见血.警车热爱控制,由表及里彻头彻尾.室内照明设备烘托出一种恰到好处的朦胧氛围,,温度有点凉飕飕的.爵士都能从其他人的小小叹息中解读他们的情绪了.

 

爵士想他应该对此感到感激:警车将问题摆到了台面上. 

 

几乎—几乎—就像他会在乎似的。

 

爵士对此了解的很清楚。和警车做搭档的问题就在于警车已经彻底失去变得坦诚的能力了。即使是面对他自己,此时此刻,爵士想。任何一种情绪都研究,分析,压制。爵士可以自如地运用情绪,运用愤怒去完成工作,导致失落。警车将情绪压制下去,就像一盘子金属。他可以白热暴怒的险峻巅峰去看去听去想,一如既往。

 

“你告诉我。”一次蓄意的针对:警车嫌恶超出他认知范围的事物---出人意料而不可预测。 特别行动在他们之中见怪不怪。这其中有一个主要区别横亘在他们之间。这让他们几番分而复合:警车不是个傻瓜。他知道去弥补弱点。 

 

警车的嘴紧抿成一条线,几乎像是在发出嘲笑了,好像他允许自己泄露如此多的情绪一样,“你打死了一个人。”

.

爵士冲那个正经危坐的机体笑笑。哦,这个小技巧让爵士多次逢凶化吉。一场游戏,确凿无疑的,复杂精巧的国际象棋或繁复多变的舞蹈,分秒之间精确地把控住情绪,包括话语间最微不足道的颤音。

 

 

 

而警车在这里,在行动中被排除在外的高层。这下可不能仅仅浮于表面了,无论如何,当和警车在一起时:这个家伙是没用的,而另一个是有用的。哦,机体感觉到了---他们是如此之多。他将他们埋葬在比火种源之井更深的地方,在如同赛博坦般荒凉的表面之下。但如同井一般,他们让他活着。警车也很清楚这一点。他也许会压制他的感情,但他知道有比彻底镇压他们更好的方式。

 

“我当时是在保卫我们的领导。告诉我你会干点不同的。”他依旧能够体会到枪握在手的感觉,就像过去的几百万发一样。这一发又有什么不同呢?他一如既往条件反射一般的开火,先开枪,再思考,这不是警车的风格,但是他的。

 

“爵士。”一口深深的叹气。“这是他们的星球,我们必须遵守一些特定的协议。”

 

“协议!他当时正要杀了大黄蜂。”护目镜的光随着情绪闪烁,爵士对此向来懒得加以掩饰.他的激情曾化作他的力量,他问心无愧地为此辩护.他保护了他们的领导.这并不意味着他自身对大黄蜂有特殊好感.但那不是问题的关键.这攸关战争,赢得战争.他明白的.他们全体对此一清二楚.战争为大,而他们仅仅是两颗微不足道的火种,敏锐而光彩夺目,时刻警惕着.

 

“ 六年了,”警车说着,摆正他的脚,掌心向上平放在控制台上.,“六年的重任,未完成,且刻不容缓。”真的吗?又一道潜伏在表面下的缝隙,还是另一通精心策划的开场白?爵士的火种为挑战而震颤。

 

“重任。谁的重任?”爵士翘起他的下巴。谁花了四年隐姓埋名?等待,监视?而且为何他们无论如何都要顾及迁就碳基的情绪?在Brasnya的复制人事件之后?

(《升级行动》里老威利用复制人挑起苏联边境国家冲突事件)

 

“这与那无关。你或我或随便谁进行了侦查。”警车已经接近做出让步了,承认了重点。就如同他内心的小小战场:警车不情愿的撤退。“这会危及我们与碳基的伙伴关系。”

 

“伙伴关系。”爵士嘴角扭曲出一个微笑。“你并不真的相信那个。”从他的角度来看,他甚至都没费心把这设置成一个疑问句。

 

尖锐的一瞥:稍纵即逝,但,带着敬意。他们能搭档如此长时间的原因之一就是双方都不去碰对方的边界,而且他们对这乐此不疲。“我相信什么,”警车说道,脑袋不易察觉的偏转,他同意爵士的观点,“并不重要,或者说,没有比天眼组织的看法重要。”

“他们当时不在现场.或者,他们对此放任不管.”

“这一切都在可能性范围之内.” 口头上最为轻微的让步,很容易忽略.”“然后,接受它。我的所作所为。”爵士轻触他的膝盖,凑得更近,挑战已经近半了。

“同样,”警车说道,“在可能性范围之内。即使有些片面。”

爵士的嘴角迅速弯出一个微笑。“你了解我的。你知道我多爱剑走偏锋。”

 

嘴角猛地极微小的抽搐了一下。“你就是这样。”然后嘴紧抿,眼神复杂地盯了回去,“但这次不管用了。”

 

爵士皱眉,感觉好似从他身边滑落。“我们能处理好这个,警车。”在一个代词上的小小重音。我们。他们已经走得这么远了。一起,互相支持,像两块精疲力尽的石头平静地对抗着彼此。但依旧是两块石头。

 

“我能处理好这个。”试图砌墙把他自己围起来。有时候,爵士想,警车在这方面实在是花了太多精力了在他自身的中央处理器上。远不止在战场上,你刚修建好的墙会立刻招来意想不到的突然袭击。

“不。”爵士凑得更近了,几乎算得上脸对脸了,温和的挑衅。“你不可能只靠自己掌控所有事。”

警车把头向后一倒,给人感觉十分拘谨。“那么如果我把原话奉还给你会怎么样呢?”

“你清楚我会怎么回答,大概是100%的可能性吧。”

 

“根本没这回事,”警车回答道,但他的声音已经几乎带上暖意了。

 

“ 是啊。我明白的。就像我能预料到你会怎么回答。”一只手猛地抽动了一下----

一次不经意的泄露。在躁动沉默的房间里,火花塞的声响都清晰可辨。“警车,我们都想赢得战争,我们都为此付出足够多的代价了。”

 

“我们必须赢。”光学镜如火花般闪烁,坚定而明亮。

 

“因此我们需要大黄蜂。我们需要个领导。”他可以看出齿轮会如何运转,警车如何计算每一件事。也许很久很久以前,绝大多数人对警车来说算不上确实的活物。---他们是充满变数的疑云,统计表上的相关参数。战争是不可理喻的。活在取得胜利的要素交错的网络之中,如同一个有感知的人一样变化以及行动,对警车来说比其他任何事物都要鲜活。大黄蜂就像大黄蜂他本身而已。大黄蜂或其他任何人来做领导——这其中的计算对爵士来说复杂的难以想象。

 

警车可以。警车也这么做了。他如同盘踞网络正中的蜘蛛,仔细研究着变幻莫测的可能性线,主动去动摇其中一些,编排独属于他自己的粘网。

 

那么爵士呢?爵士早已在警车那里变得十分真实。也许是因为爵士那些鲜活的情感。直白的激情。 也许这就是他的绝技。他的处世方式引起了警车的兴趣,幸存者的技能总是能引起科学家的注意。没有人知道怎么,或者为什么这一切发生了。这就是简单地发生了而已。而战争总是横亘在他们之间。

 

他们两个都不会允许它干扰到战争。

 

这很让人不爽,但就这么发生了。“你是对的,”警车说道,光学镜下移。他们需要个领导。一个傀儡,这是底线,一些潜伏在表面下他们都对其束手无策的事物。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一个点头。“现在,他还有用。”

 

“现在,那个碳基不,”爵士紧跟上一句。

 

“现在,”警车开口然后放低他自己的姿态,出人意料地。接着,安静地,“你很重要。”一个邀请,将需求细碎地镶嵌在言语之间,某种微小而私密的事物。他向前倚靠,他的嘴唇平缓地掠过爵士的,电磁场如同火热的天鹅绒。“看吧,”他喃喃低语,如宝石般的话语在他们口中交换,“那个也没有变。”

 

爵士的嘴伸展成一个微笑,迎上了警车的,一只手伸上来轻触门翼的边缘。“你知道我是如何的怪招频出。”

 

注释:

我遇到了这些迷人的角色,而且我被他们在IDW中塑造的性格强烈地吸引住了。唉,显而易见我是少数派。

不,用不着担心,我并不经常写这一对。

 

译者的碎碎念:

在忙活了两天之后总算把这篇搞定了(中间因为没带电脑充电器有所延误),粗糙翻译,不少地方连蒙带猜,有不少地方是连蒙带猜,原文很优美,大家可以通过链接去看看,有问题欢迎斧正。

这是我第二篇翻译文,也是翻译的第二篇hellkitty的文。(另一篇是威震天&漂移的粮食文《明日幽灵》,我确实挺喜欢这个作者的)

Hellkitty的文我最早接触的是猫姐(战小咪)在qq上给我分享的警爵文《和平决议的崩解》,真是虐到内伤又萌的一脸血,再然后去a03生吞活剥原文,这个漂移真爱粉作者真的非常高产(光IDW背景的就有229篇),文笔优美而且梗的花样繁多,暗黑温馨两不误。(相比之下真的感觉我的译文好像巨怪一样,真的不是看懂就能翻译的。)

之所以选这篇一来作为我的本命CP这个作者就两篇警爵,而相比《和平决议的崩解》这篇已经算温馨了;二来自《万事如意》之后我的脑洞老连不起来,但也不大好意思不产出,所以索性就玩玩翻译了。

 

目前排上日程的

翻译:

Hellkitty:

《Language》:风刃猛大帅,粮食,城语者的故事。

《NotA》 :警车感知器,粮食,混合《连续任务》和《雷霆拯救队》背景,貌似有关杯子的改造。

《Those Five Minutes》:威震天警车,粮食,om#22#23时期威震天主动投降背景

NitroStation:

《What to Expect When Primus Hates You 》:警车阿尔茜,两个边缘者的惺惺相惜把握的还是不错的。

P12363:

《Grey Area》:IDW背景AU内战早期,已完结,爵士为了任务经常随便来一发,荣格认为这对他的心理状态不好建议警车协助治疗。

(拆很多,不是不想快点翻但真的对我来说有点困难,有点难以直视spike这个名字了)

 

原创:

《On Duty尽忠职守》:背景RID完结,威震天和擎天柱共同执政赛博坦,mop拆文,警车发现他不得不把同时计算800种移动物体的运动轨迹的能力用在有点尴尬的地方。 

(mop拆还没具体脑洞好,也许重新去翻翻《犯罪现场调查》找找灵感?)

 

小伙伴们有什么比较好的英文剧情文也可以推荐一下,我主萌警爵但也不怎么挑食,顺便,欢迎催文。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