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的小屋

【IDW】【警车中心】Everything Is Fine万事如意[1]

应小伙伴的要求发上来,渣作轻喷,有微弱的警车单箭头大哥,有OC,有警车遭遇暴力对待的内容,注意避雷

 

 

 

当爬犁赛博坦运行到阿菲利昂点 [1]时,帕拉克萨斯的清晨开始升起淡蓝色的乙醇薄雾,似乎吸一口看一眼都会让TF沉醉。

 

可惜,这样宁静安详的气氛生而就是被用来打破的。

 

伴随着响亮的引擎轰鸣声和排气管里吐出的大团灰雾,涂装鲜亮的赤金相间的小赛车漂亮地玩了个漂移,稳稳地停在三个还保持着人形的TF面前。

 

“Hey,弹跳,才下病床就那么活力四射啊。”紫红涂装的TF笑着向他挥手打招呼。

 

“这已经是半个循环内第50圈了,勒令待在充电床上的日子弄得我的能量转化器都堵塞了,”

赛车没有变回人形,引擎依旧保持高速运转的状态,“听说你们三个死宅要提前去占座,早饭帮我抢点好吃的。”话音未落就绝尘而去。

 

“他还真是有活力啊,完全看不出刚下充电床,看来下个周期的环校超级竞速赛很是志在必得呢。”另一个头盔是蓝色的TF由衷地感叹道。

 

“他躺在充电床上大半个周期很大程度上是自找的,而且,刚下来也不晓得新换的零件会不会出现排异反应,如果有问题就不是躺大半个周期那么简单了……”门翼随着晨风轻动的黑白涂装的TF煞风景地接道。

 

“嘿,积点口德,他养病时烦闷的都快生锈了,这只是个意外。”紫红涂装的TF在寝室和弹跳关系最好,“还好是我们,警车,如果是其他人你就等着挨打吧。”

 

“我这是为他好,正是因为我们从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替他打掩护他才出事不是吗?引擎[3]。”

 

“我说过,这是一个意外,”引擎也认真起来,直直地盯着警车的光学镜,“只要没被发现,就不算破坏规矩,而且,”发觉警车想开口,引擎先一步捂住他的嘴,“你变得太死板了,我还记得呢,你刚来时也没少抱怨,但现在已经几乎没有了,规则是个可怕的东西,一开始你憎恶它,后来你开始习惯它,最后你越来越依赖它[3]它会使你窒息,将你的天分锁死在条条框框里,学会放松一点老伙计,弹跳已经活蹦乱跳地回来了。”

 

“唔唔,”警车把脸从引擎的桎梏中挣脱出来,深吸了几口气“你直到现在还这么看规则啊。”

 

“有什么不对吗?规则应该服务于目的,而非成为目的,”引擎松开警车,后退,张开双臂面向天空发出年轻的宣言,“看这些建筑大同小异的样子,看这熙熙攘攘的人群,看看我的变形形态,你们不觉得一切,都,太平淡了吗?”

 

“那你想怎么办?”蓝盔TF适时地引导话题。

 

“还没考虑太多,不过我一定要取得变形形态豁免权,我不想永远变成一辆车忍受沙尘呼吸尾气,我想变成一架飞机,最好是战斗机,然后穿梭在寒冷的薄雾之间,感受冰凉的气流掠过机翼的清爽,直到虚空,去看看平淡无奇的帕拉克萨斯日出时是否真如尖头们所描述的那样壮丽辉煌。”引擎充满期待地说。

 

“你刚来时可天天起得最早吵醒我们所有人去看日出,而且我认为轿车变形形态也没啥不好,99.8%的赛伯坦领域我们可以自行游玩,也方便找不错的工作,我认为普神待我们寝室已经不薄了,况且”警车揉着被捏痛的嘴角,他已经构思好了绝地反击的言语“你想说弹跳用扶手玩滑滑梯结果把自己摔个能量转换器内破裂也是规则的错?”

 

“普神待你尤其优厚好吗?能同时计算800物体的运行轨迹实在是BUG好吗?谁把量子物理列为必修课的我诅咒他死后回归U球,而且,”引擎作势去掐警车脖子,“你这张嘴,依旧那么欠啊。”

 

“你还知道成绩是硬指标啊。”警车不甘示弱地回击道。

 

正当他们嬉闹时,弹跳回来了,猛地窜到他们面前,“你们这帮死宅还在这儿叽叽歪歪呢?好吃的都要被抢光了,快去别磨蹭!我再去练10圈,顺便我只要迈克老爹特调的,别的都不够劲,没抢到我就强迫你们和我一起练,即使比赛结束也不停止!”

 

在嬉笑怒骂着赶去食堂的路上,警车趁空更新了数据库中有关引擎的评价,

 

 

引擎

 

个性:直爽,藐视规则,行动力强。

增加条目:对未来目标中等而具体。

风险:被传播“不被发现就不算破坏规则”的思想。

评估:是值得交往的朋友。

 

 

 

更新完数据库,警车总算开始运转他的情感模块了,引擎,确实是警车如果不是因为分配绝不会交往的TF,他,即使在进入这里后将其表面压抑,也没放弃“向星辰下令,在虚空起舞,给自己加冕, 做风的君王”的梦想,本质上,时常处于紧张状况,并乐于激变,在光影之间扭转之时,始终不忘对自身进行一次讨伐。

 

警车羡慕引擎内在不息的生命力和转换自如的柔韧,但他亦有自己独特的舞步。

 

他欣赏奔跑,但习惯和喜爱行走,比如漫步在帕拉克萨斯的蓝色晨雾之中。

 

或许不绚烂且难以鼓舞人心,但踏实稳健精雕细琢。

 

警车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不错的变形形态,还算可以的天赋,靠努力可以到达中等阶层,他打算努力考入帕特雷克斯的警察学校,这样出来后更有竞争力找工作更方便,再然后?靠自己的努力在庞杂的线索中找出有益于社会运转的规律为维护城市尽一分力,如果空的话找个终生伴侣,不行就在另修一份专业当兴趣,相当,平凡充实的一生呢。“

 

警车摸向自己的胸口,他的火种诞生方式有个‘冷’字,但不妨碍其正火热地告诉运转着向他机体各处源源不断地输送着能量。

 

黄金时代已经持续了530万年了,他的火种放入这具机体也已经200万更替循环了。

 

We  are  young.

我们正年轻。

 

The  world  is  peace.

世界和平。

 

Everything  is  fine.

万事如意。

 

警车嘴角翘起一个小小的微笑,快步追上室友们奔向教室。琢磨着放学后去买点胶水和磨合剂,然后再整理课堂笔记借给引擎,顺便向弹跳通风报信下次内务检查的时间.

 

毕竟,送礼物的话要直戳TF芯坎不是吗?

 

 

警车头抵住门,门翼无力地下垂,冷冷的灯光给他在走廊里投下一道狭长而漆黑的影子。

 

今天是述职的日子,而他知道追捕声波的失败绝对会让护天卫的脸十分难看,面十分难见。

 

“5,4,3,2,1……0”鼓起几乎连渣滓都凑不出的勇气,警车抬手敲响了门。

 

“进。”压抑着愤怒的语气,今天似乎会格外难过呢。

 

“长官,我带来了关于追捕声波的报告,请您过目。”

 

“我最烦报告,直接给结果吧。抓到没有?”愤怒 仇恨 孤独 郁结几乎凝成实质的黑暗能量,如同沸腾的液体围绕着护天卫打转。

 

“没有,长官,”简单直接或许还能少遭点罪。

 

“你,帮我去打一方块能量。”

 

呃,最糟糕的情况出现了,处理器开始紊乱,有的没的新的旧的相关的没必要的记忆开始争先恐后的涌动出来。

 

“当暴风雨来临时……”

 

尽可能快的把饮品送到护天卫面前,在他不出所料地抬手打落时没敢缩回手。

 

“看不出我已经很累了吗?竟然浓度调这么高。”一巴掌呼了过来。

 

“橡树和芦苇哪个更强大,我亲爱的孙女?”

 

护天卫的机体经过最新升级改造,力量更为强大,这可惜貌似难得有地方发泄,接下来他又一个手刀向警车的脖子切去,那里可是感受器密集的区域,但警车没躲。

 

“御天敌就把你教成这个样子吗?”这次是扭了胳膊,让他感觉快被扯下来了。

 

“真是没一个好用的。”护天卫的下一步动作被警车预计到,接下来是腹部。

 

他的第一堂法医实践课是上啥来着?貌似那具可怜的尸体的最终死因是能量转化器内破裂久拖不治,基本可以算是痛死的。

 

他紧急命令能量转化器暂时锁死,腹部痛觉感受器关闭,才完成不到一秒,护天卫的拳头就招呼上去了。

 

在警车门翼被半扯下然后扔到房间角落后,他总算可以暂时喘口气了,是啊,护天卫是暴虐,但实际上很无力,保住奥利安派克斯的影响比预期的大,议会里蠢蠢欲动不听指挥的大有人在且呈日趋扩大之势,不少已经着手开始架空他,能量危机日趋紧张,民怨四起,他需要一场胜利,一场彻底的胜利来树立威信,不过这超过他作为副官的权限范围了,目前,他不必听看思考分析,只需要当好一个沙包或者出气筒就行了,警车调暗了光学镜,缩在角落里,无视满屏的紧急医疗自检报告,只要护天卫还是他上司,还是赛博坦的Prime,他就会为他鞠躬尽瘁,这是工作要求,无关个人情感。

 

“你可以去医疗室了,记得给我一份详细的检讨,不得少于500000字,还有盯紧奥利安派克斯,不容有失。”打发走警车,护天卫细细地清理指缝中残留的能量液,“这小子,看人的眼神跟看尸体似的,真让人不爽。”清理完毕之后接通了最高保密等级通讯,“我是护天卫,吸星绶带应该研制完成了吧?这一次我要彻底消灭尼昂的叛乱分子。”

 

“我猜是橡树,不过,这肯定不是正确答案对吧?”

 

----------------------------------------------------------------------------------------------------------------------------

 

当赛博坦再度运行到阿菲利昂点时,天空开始变得越发阴沉,整个铁堡似乎都笼罩在愁云惨淡的氛围之中.

 

警车从医疗间里出来,提交了报告,然后申请了一辆悬浮摩托,他需要好好放松一下.

 

正当他漫无目的地转悠时,隐隐听到歌声,情不自禁地向其源头追去.

As  above  so  below

如其在上,如其在下

 

Emanual, Massiach, Yod, He, Vaud

恳求神灵瞩目吾辈之能

 

Till  all  are  one

直到万众一心

 

……

 

警车追随着咏唱声来到星阁尖塔前,这栋灿烂辉煌的建筑是铁堡不多的亮色。

 

在躁动的凡间,神的办事处变得越发忙碌。

 

警车稳稳地停泊在大门口,看着络绎不绝的人群,回想着过去40万更替循环发生的种种。

 

他短暂地关闭光镜,好像在漂浮,在做梦。

 

他已经记不得是怎么被召唤的,就记得自己刚开始也是充满干劲的,冷制造品出身?没关系,他会用出色的工作证明Prime没有看错人,他会赢得其他议员的尊重。

 

直到有一天他在提交一份紧急报告时撞破了御天敌和普罗透斯议员的“秘密会议。”

 

他差点被秘密处死,是御天敌以“没人比他更懂规矩”为由才勉强保住性命。

 

再然后?他学会了只看只听不说,利用阴影悄悄靠近,小心地替御天敌分门别类收集总结政敌的弱点,总之,作为一个合格的副官。

 

听说名字暗示一生的命运,Prowl,潜行,徘徊,还真贴切。他自嘲地想。

 

毕竟,铁堡,赛博坦的心脏,是一个连进出门都有潜规则的暗流涌动之地,牛鬼蛇神都能成为Prime。

 

他打开光镜,看着眼前这栋灿烂辉煌的建筑,想着替它挨了雷霆一炸的铁堡警察总局的惨状。

 

毕竟,繁华之下,不是肮脏就是沧桑。这是他过去40万更替循环里学到的重要一课。

 

“汽车人领袖继承领导模块已经上千代了,我当然相信它的存在。”

 

“得啦,警车,这只是宣传让老百姓安分守己的手段罢了,你见过护天卫,别告诉我他打你时的力量来自‘一切生命和希望之源’。”

 

说来不可思议,别看警车逻辑当头,但他确实相信赛博坦骑士团 普神 领导模块这类听上去神神叨叨的东西。

 

牛鬼蛇神都能成为Prime。

 

能成为Prime的TF一定是特别的。

 

 

他替御天敌和普罗透斯议员无数肮脏的交易打过掩护,但当他看见那具从天而降支离破碎的机体时,他依旧感到生平所学的一切知识和最最引以为豪的自制力都土崩瓦解,为什么?为他救了他一命?为他们过去29更替循环的朝夕相处?警车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很渺小,如一粒尘埃。

 

他没见过领导模块,但他愿意相信在御天敌对战威震天时,一定是像一个Prime那样作战。

 

在他眼里,普神或者说魔力神球大概是类似超级超级超级计算机可以计算无穷无穷无穷大的变量,而作为领导模块承载者的Prime可以解读并传达其旨意。他这小小的逻辑脑袋可不敢妄加揣测。

 

“橡树宁折不弯,最终被狂风弄断,而芦苇则柔顺地弯下腰,因此还会再度挺立。不要以暴制暴,不要反击,让狂风尽情地掠过身边吧。”

 

警车当年详细地解读过威震天的角斗视频,他知道他是什么,包括他自己在内太多人小瞧他了,他是一颗种子,一个象征,或者说就是混沌本身。 

 

表面繁荣内里腐朽固然让人生厌,但混沌,只会带来黑暗和毁灭。

 

因为御天敌 护天卫是Prime,所以Prime本人对他如何是不重要的,他会努力维持Prime 私利和公众权益之间的危险平衡,他会替Prime应付海量烦人的文书和提案,如有必要,他可以移开感情和知觉,像无火种的服务机器人一样听命令行动,他在尼昂保卫战中途晕了过去,没看到护天卫和威震天的战斗,他拼命试图说服自己Prime 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能成为Prime的TF一定是特别的,护天卫还活着,说不定下一次他对战威震天就成了呢,即使没成,也应该会像一个Prime那样战斗吧。

 

从漫无边际的思维迷宫里挣脱出来,赞美诗已经唱到最后几小节了

 

Everything is fine。

万事如意

 

警车在心中默念,发动悬浮摩托的引擎,从如同神的伊甸园般的星阁尖塔回到铁堡黑暗阴沉的钢铁丛林。盘算着有空就去新学院看看锁芯,因为他的介绍,他如愿以偿地得到了进修脑外科手术的机会,应该会很开心吧。如果送礼可以送到芯坎,他自己也会很开心的。

 

无论如何,这句总比“Till all are one直到万众一心”要靠谱一点吧。

 

他不奢望奇迹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愿意相信奇迹的存在。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