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的小屋

【警车中心】Shot In The Dark(RID#32观后感)

这是我第一篇同人文,笔力毕竟不成熟,大家见笑,没有想黑任何角色,只是尽量从警车角度出发,纯脑补欢迎拍砖,这只是个小片段

背景:大致为RID#30前,OP警车到达地球前

 

背景音乐:《Within Temptation诱惑本质》乐队的《Shot In The Dark》

 

And I’m wondering why I still fight in this life

我疑惑着为何我仍然在挣扎和对抗

‘Cause I’ve lost all my faith in this damn bitter strife
因为在这场战争中,我已经丧失了所有的信念

What can I do?
我能怎么办

Don’t let it fall apart
我一定不会让它们变得四分五裂

A shot in the dark
就像黑夜中的一记枪声

 

----------------------------------------------------------------------------------

 




OP长官您有更好的法子也就罢了,但很多时候显然没有,我不是不理解您每次与普通士兵一起冲锋陷阵,但仅凭直觉显然有太多不必要的损耗,而且作为长官的职责不仅仅是与其他士兵同进退,您还是我们的标杆 和精神支柱,您的生命不仅仅是您自己的,我们承受不起一而再再而三的冒着彻底失去您的风险,有时留在后方指挥比一头扎进前线更对普通士兵负责,我们也省几个人去保护您的安全。

而且很不客气的说,打仗不是请客吃饭,每个人都要做好被牺牲的觉悟,残忍地说,汽车人里的士兵生命是有先后有分工的,必要时谁都可以被牺牲,我知道我们汽车人在内战前的形象不算很光彩,汽车人里也是三教九流无所不包,我在你们眼里是来自旧体制的死官僚,啰嗦是个明星赛车手,撞针是个矿工还和威震天是室友,狂飙漂移索性就是前敌人,比如漂移,他当年就是疯狂的霸天虎枪王,分分钟灭了飞毛腿带领的突击小队,但霸天虎显然更糟,因此无论我们的出发点是多么千差万别,共同目标就是阻止霸天虎消灭霸天虎。

现在可好,您允许一些重量级家伙“改过自新”,因为“智慧生命均有权改变”,历史或许不会原样重演,但会加上注脚,过去四百万年无数的事例表明,交战规则对他们是一纸空文,典型例子就是地球的行动,您说过,不注重手段的话我们和霸天虎就只有名义区别了,但这是打仗,不是战争游戏,随便一个例子,护天卫研发的武器没被您销毁的话或许这场战争都不用持续十万年,敌方死绝最终解释权还不是在您。如果您下不了手,我来,总得有人去做的,你们的眼光或理解是我最不在意的事物之一了,但我在意你们总是抓不住本质,因冲动导致不必要的损耗,这几乎让我发疯。

而且,我认为,交战规则之类的事物只有在被双方尊重时才是有意义的,无论是人类还是霸天虎,破坏规则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我早就说过,我最在意的是公正,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支付相应的代价,比如斯派克,他自以为是地利用了我,不能怪我反过来找他麻烦,他也活该承受他父亲被杀的代价,比如挖地虎集团,我讨厌他们,但他们确实有用。大黄蜂说过一句话:“有时成长意味着毫不犹豫地去做一些不高兴做的事。”我对此深以为然。

至于我,不用在原始天尊面前担心我的火种,我作为,我承担,我看过长官被挖出火种舱,我挨过很多幸存者或失去挚友导师的战士们的老拳,我见证因我的一个疏忽或一时的犹豫或情报的不准确导致整个突击队全军覆没,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而最让我不可忍受的是,因为我的大意,当我终于能看清一切时,我只能看着他们利用我的能力去伤害你们,或许我在你们眼里冷酷无情,但我也是个赛博特恩人,我的火种也一样闪耀着,有时几乎要把我烧毁,相信我,我每次都根据仅有的情报反复计算在最大收益的情况下最高的存活率,我虽然长于计算,但我也因为无法救他们每个人而痛心。其实早在战前我就预想过这种情况,我想过逃走,但我没有,所以我无法恨中立派但我确实讨厌他们,我不欠他们什么,或许他们当初勇敢地站出来就能挽救很多不应该死的人,因为我已经做了如此多违背本心的事承受了很沉重的代价,所以我才要去熄灭那点点星星之火,我要对得起我,我们所支付的代价,我要对得起那些因我的误判他们的残暴而丧命的亡灵,他们无时无刻不在纠缠我。长官您或许可以如天尊一般宽恕他们,但别告诉我您天真到认为假如立场互换,他们会像铁皮那样对待我们。至少就我而言,宽恕他们是原始天尊或天尊式的领袖才会做的事,但在我火种熄灭回归火种源接受审判之前,我要先送他们去见天尊。

 

The End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