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的小屋

【IDW】【警爵警】The Truth Dissolve In Wine(酒吧拼酒梗)[3]

爵士小心地把托盘放到桌上,他看到一个赞许的表情闪过警车的脸,但很快就消失不见。

“嗯,”他略带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我有个小小的惊喜……”

酒保恰如其份的出现,“这位先生点的酒,还有啥需求只管招呼。”爵士终于如愿以偿地看到一个真正鲜活的表情出现在那张万年扑克脸上。

“纳帕峡谷的格瑞普斯维恩[1],你怎么……”

“喜欢吗?这可是你家乡的名产啊。”

“这也太破费了。”

“拜托,老伙计,”爵士无所谓般的把手一挥,“就今晚,放松一次,遵从一回直觉,相信我准没错,我可是专家。”

“一般来说感情用事会导致脚步大乱计划失败结果不可预测,”警车边反驳边用令人难以置信的熟练手法开瓶倒酒,“但在这里,你是专家,今晚你说了算。”

“哈哈,老条子,这是你自己红口白牙说的,到时可别不认账哦。”爵士大笑着拿起一杯酒,“为了这个摆脱了报表,账目核对以及考评总结的夜晚干杯。”

---------------

“说实在的我没想到你会发现我偏爱纳帕峡谷的货物,我不记得我平常表现了出来。”

“我可与你搭档了一个恒星循环啊,再笨也被耳濡目染了不少吧,况且我这么聪明。”爵士回想起自己搬过去一个星周后就养成了进门前仔细检查自己车轱辘的习惯,预防某个小(da)警(zui)官(ba)将自己的老底揭个底朝天还附带精(du)彩(she)的私家点评,当然”破坏者“的名头自己这么多年也不是白当的,斗(ji)智(fei)斗(gou)勇(tiao)自然也是常态了,当时是感到那么的气急败坏羞涩不堪,现在回想起来,除了感觉可笑,还有就是怀念和甜蜜了。

“哦,是吗?”警车放下酒杯十指交缠探究地看着他,一双湛蓝的光学镜闪着捉摸不定的光芒,给人的感觉既像洞悉世事的隐者,又像天真的好奇孩童。

---------------

几杯酒下肚,爵士感觉就像腹部在烧着一把火,让他全身都暖洋洋的,但他又感到无聊了,应该来点更刺激的事。

“Pal,你知道吗,我们今天确实应该不醉不归,但像两个老头子似的对应实在好无聊,不如来拼酒吧。”

“好的,”警车的回应出人意料的快,“索性更刺激一点,加上推理游戏,推理这里的顾客,你推理,我判断,对了我就喝酒,没有对的地方就你喝。”

“啥?"爵士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不用担心其他顾客的反应,你在内战里遗留下来的老习惯让你下意识的选择了一个进行这个游戏的完美位置,既可以观察整个酒吧又不容易被注意到……"

“等等……"

“你出乎我意料的展现了令人赞叹的细节观察能力,不开(zha)发(gan)简直是暴殄天物……"

“别再做战术分析了!"

“好吧,"警车邪邪的一笑,流露出让人难以拒绝的魅惑,看样子酒精真是种神奇的物质,逼出了一些人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即使是警车也不能免俗,“我厌倦了给出结论然后你们各种不服即使事实一次又一次地证明我总是对的,我想做观众,今晚,我想直接要答案,亲爱的爵士……"

[1]即葡萄酒




"好了打住,“爵士别过头去不再直视警车的光学镜,"你自己说的,今晚我说了算,你的游戏已经给出,那么接下来是我的,我可以问你任何问题,你可以选择喝酒,也可以选择答题,但如果答就要绝对坦诚,你也可以反过来问我,我也有同样的选择权。"

“这听起来并不公平,你无法监督我,也无法验证真伪。"

“我相信你的人品……嗝。"爵士说话已经不大利落了,看样子这种酒卖这么老贵的价钱自有它的道理。

“那么让我们抓紧时间吧,这样难得的时机和好酒可不能浪费,酒保,来两轮短饮,现在开始计费。"警车抬手招呼,一没注意一只“猫爪“搭上了自己的脖子,"说好的不醉不归,你也要关闭FIM芯片。"

复仇成功,爵士满意地感觉到警车刚刚颤抖了一下,换气扇的工作效率加快了。

“你知道吗,老伙计,我刚进门时就感觉我们正在踏入一片未知的领域,想想看,警车和爵士,坦诚相待和严谨思考,完全可以入选激流的八卦杂志里的笑话专栏了,会吓傻一大片的。"

“今天你真是出人意料多愁善感,有如此文采你何不到激流那里来个兼职,我可以写一份措辞严谨逻辑严密的推荐信,这对你写报告也挺有好处,也省下我帮你补功课的时间,但现在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宣布游戏开始了吧,"警车强作淡定,左手拿杯右手往前一指,“吧台最靠里的那个有紫色头饰的女性。"

好吧,计分板归零,一切都重新开始,而他对胜利可是无比执着的。

-------------TBC-----------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