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的小屋

【IDW】Ghosts of the Future明日幽灵(威震天&漂移)

【校园网的链接不是很好,A03的私信不知道有没有回复无法查看,有的话会贴上授权,没有回麻烦版主处理的,等稳定一些我会给出链接的,原文很美,练手渣翻译只能给出大概意思了,咱也就大一水准,还请烦翻译大神多多指教了】

 

 

【有威漂对话和心理对峙的描写,可能会给一些有mop的cp洁癖的朋友不适感,请注意避雷】



Ghosts of the future明日幽灵


hellkitty


原帖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98625


登场人物:威震天,漂移(授权还在要,等回复中,感谢mymy在海底城提供的链接)


-------------------------------------------------------------------------------


漂移站在门口,来自他的浅紫色的光芒使他的白色装甲显得流光溢彩


只是,让人有些头晕


威震天,如此与众不同,而漂移又对他是知之甚少


某种来自矿区,在红色光学镜之中闪烁,他机体中根深蒂固的桀骜不驯


头转了过来,红色光镜直直地盯着他,嘴唇抿了抿,熟悉的残忍微笑与记忆里的丝毫不差。“死锁.”


“漂移.”


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给你的名字不好吗?”


“那不是我”


“改头换面并不那么容易,死锁。”


漂移轻轻点头,“是啊,我对此一清二楚” 


“那么,”红色光镜中闪过一线好奇,与威震天充满力量的外表显得格格不入,“你一定对此颇为自得吧”


漂移摇了摇他的头,“不,不是得意。”他不确定他为何在这里,但他清楚绝不是为了炫耀,他的过去与威震天实在是纠缠得太紧密了。


“那么是说教。”


“我没资格教训哪个人。”


“我,或许,就是那个人吧”浅浅的笑意自他的光镜中泛起,他的嘴角几乎翘了起来。“那么,漂移,”他念出他的名字好像在说一件他前所未见的有趣的事物,“你为什么到这儿来?”


“我不确定。”某种补天士提到过的事物,一个即兴的念头, 半开玩笑的,但已经牢牢地纠缠住他了。他对威震天无话可说。即使过了那么久,他也做不到心平气和地面对过去。

“你明白的。”威震天开口了,语气是如此的亲切随和,就好像仅仅是在证明一个观点。他是个强有力的领袖,他坚不可摧,但他也是个难以预测的人。一个诡计多端但又不太真实的存在,“那不适合你。”


他们曾经的亲密关系让他痛苦,漂移很清楚威震天所言何物。一只手轻拂过他肩上的汽车人徽章。“派系斗争不适合任何人。”


“而且,你在这儿,”威震天说道,“再一次地,你一直在寻求归宿。”他的话语结束在一抹冷笑中。


“是啊。”一语中的。“自始至终。”


“获得承认是要付出代价的,漂移。” 


轻轻一点头。哦,他对此感触良多。


“那值得吗?”


漂移皱眉。他已经被太深地卷进去了,这突破了他的防线,让他感到窒息。是时候离开了。“要我给你答案吗?”


“值得吗?”微笑显得越发志得意满。“漂移,记得吗?我总能得到我想要的。” 


“你想要这个,屈服,无助。”漂移尝试着设身处地地思考问题,身陷囹圄,手无寸铁,孤立无援。他的视线滑向了卸去大炮的手臂,被枷锁牢牢地固定着。


“漂移。”脑袋后转,有那么一会漂移除了暴露在外的脖颈处的管线之外啥都没看见。这真是个彻头彻尾的讽刺.一个威震天知道他绝对不会承认,却仍不得不与之抗争的冲动.”我现在除了对汽车人的骚扰无能为力之外还是感觉挺自在的.战斗?我们都被那事惊呆了.但看看这幅场景:安静,顺从?这动摇了他们对我的认知基础.


“那是什么……”


一阵大笑,黑暗却又如天鹅绒般柔软,而且天啊,飘逸对这种诱惑记忆犹新.”我是一种他们不能理解的存在,漂移.”头再度后转,一种本能的动物行为.”那么你呢?你一直试图改变自己去迎合他们有限的理解能力.你自我设限,此时此地.”一声轻笑,带着溺爱般的情绪,”这就是自由吗?这真的比我所能提供的东西还要好吗?”


“自由.”


笑意似乎渐渐从血红的光学镜中褪去了.”那就是你一直在追寻争取的东西,漂移.然后又反悔了,被自己沾满血污的双手吓个半死.”


漂移后退:威震天实在是太了解他了.也许就是有那么一个人自始至终比你自己还要了解你.猛然之间,他记起来了,他怎么个感觉,站在人群之中,聆听极具煽动性的演讲.然后被认出,被召唤,被威震天.漂移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路人甲.但威震天看到了他,给了他一个名字,肯定了他.


他曾为此沦陷,就像顺从地心引力坠落.”你的手段也不怎么干净。”


“我的方式很严厉,没错.但看看你的周围.”黑色的下巴抬起,划出了半圆的轮廓, 圈住了他们的运输船.”你的同伴曾经听过哪怕一点点吗?哪怕是现在,在我们回赛博坦的路上,他们曾听过我们的话吗,漂移?”红色光学镜诡异地闪着光。“毕竟这不就是他们忍受你的原因吗?” 


切中要害,这是无可回避的事实,漂移放任这番思绪诚实地展现在他脸上.


威震天颔首,晃了晃被束缚在挽具里的肩膀.”他们假装自己比霸天虎好得多.” 


“他们的确如此,你没发现我们已经成什么样子了吗?漂移记起他曾对乱世枭雄说过的话.”霸天虎已经迷失在暴力之中,而汽车人也堕落了.他曾经这么相信,而此时此刻,出于某种原因,他不知道自己是否依旧坚信着.


“你已经见到我了,漂移.而现在你追随擎天柱.告诉我,如何评价我们?”


“我不是追随他,我是在做正确的事。”


“然后你看到了和他们之间的距离不是吗?你能感觉得到。”噗嗤一声笑出来。某一部分承认他是对的。“对你自己来说,你和我一样身陷囹圄进退两难,漂移。”


漂移想反驳他。他希望感到遗憾,愤怒,或其他任何事物除了这种类似敬畏的态度,以及带着酸楚的对年轻时的世界以及万事万物都清晰可辨的时光的怀念之情。


“你记起来了吗?”如同先知一般,声音安静,轻柔,就像来自过去的回声。“你还记得往日的美好时光吗,在世界还属于我们时?”


“那段我们一起去烧杀抢掠的时光。我们都知道怎么做。”


“那些汽车人就知道点别的东西吗?” 


漂移叹了一口气,感到十分挫败。威震天还是老样子。在那段时光,久远过去,这曾很激动人心,持续不断的战斗,一种保持坚韧和尖锐的方式。完美的霸天虎。


再说也许那也没错,持续不断的警惕,永无止境的戒备。这让你保持忙碌。让你实在是太忙了以至于不能偶尔停下看看自己都干了些什么。但有时一些事物强于盲目的信仰。“我为结束战争而战,威震天。”


“对我束手就擒感到奇怪,不是吗?”


“你从未停止反抗,威震天。”一种近似于喜爱的情绪从他的话语中传递出来。漂移咬紧了他的嘴唇,试图平复情绪。威震天大笑。“你明白的,不是吗,漂移?”他几乎要眨眼了,似乎这种情感既在他们之间建立了联系,又在漂移和其他汽车人之间升起了高墙。


“我认为我做到过,我曾认为你相信你许诺给我们的一切。”漂移猛地意识到他在谈论过去。过往一直且将永远与他纠缠不清。威震天是如何做到平静面对的呢?


“我知道,我明白.而且,”顿了一顿,有那么一刻那些艰难的,浮夸的镇静似乎要滑下,”那就是为什么我不可战胜,漂移.不在此时此地,不是被他们.”


“还有比被击败更糟糕的事.”漂移说道.好像飞已出现在他面前,在他们之间,像一个幽灵,一个漂移曾经模样的幻影,数千个不同的影子。飞翼打败了他,使他支离破碎,然后,就像他所渴望的,让光照了进来.


“的确如此,”威震天表示同意,”毕竟重建之前必须经历毁灭.”一句古老的政治口号,古老得就像那些逝去的时光,热能量块的气息以及近乎狂热的希望.紧接着声音低了下去,扬起的下巴低了下去.威震天想暂时放下一会儿架子,他赤红的光学镜迎上了漂移的蓝色.”奥秘就是,”他说道,他的声音是如此轻柔以至于几乎被机械轰鸣声淹没,”永远不要忘记过去,记住,死锁,漂移.不要忘记过去,永远.”


一阵轻颤贯穿了漂移的火种,横贯在他们之间的飞翼的图像似乎在波动和变形;锋利强烈的字句夹带着预言的分量生生切入他的大脑模块.


----------------------The End--------------------------------


其实这篇文给我一种《岩石帝国》预告的即视感,漂移要如何继承过去,他渴望答案,他人或许可以给以引导,但最终要他自己定夺。


这里的威总不知为何总给我一种“发现孩子劝不回来了只能嘱咐其要照顾好自己”的操心老爸的即视感【住脑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