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的小屋

【IDW】【斯派克中心】Frankenstein(微人机,有黑化警车出没)

注意,有部分内容可能让人感觉不适,微弱人机倾向,有P单箭头OP,非常OOC,角色黑化,注意避雷


《Frankenstein》

又名:《The Download Path》
斯派克常做梦,自听说汽车人回来了之后更甚。

现在他又陷入梦,亦或是一段尘封的记忆之中,但只要没有风、硝烟、破碎的纽约城和巨大的杀戮机器,那么沉迷一会也无妨。

他看见赤红的桌状山丘和茫无边际的黄色沙漠,他正听着The Eagles的《Hotel California》,他闻到了熟悉的烟味,现在他知道他身处何方以及所为何事了。

他正开着一辆美国标准警用车行驶在一条地图上找不到的公路前往“巢穴”总部。

作为将军之子,斯派克阅车无数,从高贵的兰博基尼到平民化的福特再到皮糙肉厚的悍马,可这辆看似平凡的警用车却不同凡响。

因为这是一个外星机械生命体,能感知、会思考、有情绪,是一个活物。

在这不可思议的联盟里,斯派克最佩服的确实是擎天柱,但他最欣赏或者说是喜欢的的确是这个名叫警车的tf,不仅因为他是他在大灾变之后亲手捕获的,还因为他的“天真”。

斯派克确实是个职业士兵,但他不是一芥莽夫,他已经记不清样貌的姐姐曾经没事会给他读读故事,即使她早已离去,他也保留了自主阅读这一习惯。

他读过罗伯特海兰的《异地的异乡人》,载着他的这个机械生命体不时会让他想起里面的马提恩,来自外层空间,聪明却挣扎于情感本性,天真的观察力令人着迷,他们通常会选择个安全地带既不自发也不投入的观察,在危机时刻却又挺身而出,矛盾却又意外的和谐。当他在听他的战术分析时,他能从那双湛蓝的光学镜看出来。

但是?
但是。
但是!

他见惯了归来的战友因为PTSD而家庭破裂。
他见惯了原本天真的士兵因战场而变得冷酷嗜血。
他见证挚友一个小时以前还在插科打诨后来就变成难以辨认的一团。
他见惯了巨型杀戮机械带着如好奇孩童一般的表情把人撕碎捏爆。
他见过一个蓝色大个子带着纯粹的慈爱抱起一个被人阴倒的小个子然后用音爆炮震裂了大楼,200多人的伤亡。
他见过联合国会议上他国代表草草表达了一下哀悼然后面无表情的表示交易金分文不能少。
……
太多了,实在是太多了。

从小耳濡目染的教育告诉他,只有面对无法征服的强者,摆事实讲道理才会变成首选,历史上无数事实证明了只要利益足够大,人可以做任何事,他们比我们先进了几百万年,不能只靠他们的怜悯(说不定只是对宠物的好奇,人与人之间尚且划分种族互殴呢,更何况他们是外星人),那太听天由命了,因此必须要未雨绸缪,早早做好准备......

“喂,我说,”斯派克猛然从冥想中惊醒,警车关了音响,温和的声音从内置通讯器里传出,“你能不能别再抠方向盘了,挺痒的。”

“好吧,我道歉。”虚惊一场,还以为他们什么时候发明了读心术,随便说点啥,要是它深究起来就麻烦了,眼角一瞥,瞄到了一个老旧的节日饰物,就挂在后视镜上,“你怎么留着这个,好脏好旧啊。”

“嗯,在你们蓝星人的文化里通常会称其为纪念品,你知道,我在隐蔽行动期间和一个警察共事了八个月……”斯派克专门查过那个警察的底细,乔恩艾伯克[1],中规中矩的巡警,每天处理一点小毛贼,人生最大成就大概就是茫然无知的把外星人当座驾了八个月,但这段经历对他的座驾显然有非比寻常的意义,从每次隐蔽行动警车总会戴着原来那块车牌潜伏回那个警局就可以看出了[2],“这是他在警署迎新晚会时挂上的,那天他可醉得不轻,之后花了我好久才清洗干净椅套,不过他提醒了我,一种更好的生活方式……”

很好,看来他对我们有一定程度的信任,如果可以小心地加以利用的话……

“咯吱!”一个急刹车,斯派克毫无防备地向前一倒,他今天真是惊吓连连,“又怎么了……”话还未说完,斯派克只感到后背一空,座椅向后调整,浑厚的电子音再次从内置通讯器响起“你眼白有血丝眼窝发黑,经分析已有几周没有睡好,后车厢有你上次丢在我这的外套,去睡一会,我有自动导航系统的,大沙漠里也不用担心目击者。”

“好的,谢谢。”出乎意料的关心,但确实很受用,“我先来编辑一条短讯就好。”

“TO 诈骗:”

“永远不要以为我们可以逃避,我们每一步都在走向自己选择的结局。”[3]

该死,他不就碰巧回忆起姐姐了吗,为何每次都会变得多愁善感。

“我已经获取了他们高层之一较深的信任,假以时日,一定能获取你亟需的信息,你也要备好让我们满意的货物。”

“人不可能把握住恶的尺度,这条路渐渐下行……”[4]

得了吧,蜗居在石头教堂的老古板神父怎么可能了解世界的面目。

“署名:斯派克维特维奇”

“为什么我不能有爱人,不能被认可?!”头顶着螺丝钉的怪物向造物主发出绝望的呐喊。”[5]

按下发送键,

“你怎么办到的,凝视着那双眼睛,然后杀了他。”绿眼睛少年哀伤又充满憎恨地质问。[6]

手机屏幕上亮起一行小字,发送成功,斯派克像刚参加完铁人三项一样脱力的倒下,“太简单了,因为你们不是人类.”他在心里默想.

“你怎么了?”浑厚的电子音再度响起,一如既往的心思细密,以后他可得小心一些。说点啥,但别说谎,最好似是而非,才不是因为愧疚,而是说谎要有人信,那就必须要有良好的诚信记录。

“我在想,你们的领袖做出这么个决定真是让人惊奇。”他没撒谎,他只是没说部分实话。

“当然啦,他是我们的大哥。”话语里是掩饰不住的高兴和骄傲,奉承话的效果超出预期,再接再厉。斯派克想着,在汽车后座沉沉睡去.

亚利桑那州的沙漠今日无风,艳阳高照,此时天下还太平。
——————————————————————————

突然,眼前的景象开摇晃,碎裂,幻象与记忆之镜轰然倒塌,万千碎片闪动着尖锐的银光,被裹挟进了时光的洪流,太阳消失了,斯派克只感觉自己飞速回顾了一下人生历程,然后就被漫无边际的黑暗包围。

猛然惊醒,一道光印入眼帘,但这次可不是那种沙漠特有的热情的仿佛要把你烤化的光,这次的光是凉的,如手术刀般冰冷无情,透着科学与逻辑的寒意,一个审讯室。

斯派克稍定心神,环顾四周,他发现他被绑着,同伴不见了,他抬头,即使自被抓起就在做心理准备但也依旧心惊胆颤。

那双光学镜头,澄澈依旧,但以前那种关心他人时会带上的温暖已然销声匿迹,取而代之的一种憎恨又怀念,夹杂着算计和轻蔑的情绪在不加掩饰的翻滚,那种好奇的探究感倒还残存着,但更让人觉得恐怖。

“抱歉请你们过来时无理了些,你们可是贵客,不过你别担心,捆你是我亲自动手的,另外五个都是大老粗,我让他们在外待命,他们一个手抖我们的麻烦就大了,”警车打开一个立体成像视频, 斯派克看见他的同伴双手抱头,害怕到极点的本能保护姿势,婴儿在子宫中的常见姿势,被五个挖地虎看管着,“他很好,如果你合作的话会更好,”高大的机器人弯下身,直视斯派克,“现在,愿意和我们深入谈谈MBTI系统[7]以及人造TF的工程进展吗?”

斯派克直视着警车,思绪万千。

这个TF,傻傻冲出来救同类被他亲手逮住的笨蛋,数次载着他穿越美国中部广阔的沙漠,二话不说同意向他更深的敞开数据库。

这个TF,他杀了他的老爸,只要斯派克静下来就会想起老爸焦黑的碳化尸体,他还和杀害他挚友的杀戮机器搅和在一起,甚至当了头子。

他闭眼,回忆起那个阳光残梦,他,当初是不是也为今天这个局面推波助澜了?

怪物回来找弗兰肯斯坦博士了。

大闹纽约城的巨型杀戮机器,车厢里晃动的小饰品,The Eagles沙哑的歌声,野营时父亲赞许的目光,单独骑车面对追击的机器人的绝望,彼此谈笑风生时的愉悦,记忆和情感混杂起来,让斯派克感到无比混乱。

“每一次我有过的机会,我都置之不理,那一点点些许的温暖,我将之粉碎,我不懂那些正面感情,唯有憎恨是我所明白的,你赋予我存在目的,所以,你必须被摧毁。”[8]

斯派克睁眼,无所畏惧的直视着那双光学镜,悄悄挪动右脚,启动了内置在鞋垫中的信号发送器。

管你是无形的心魔还是真实的威胁,既来那便战。

One shall stand,one shall fall.[9]

The End
--------------------------------------------------------------------------------------------------------------

[1]加菲猫主人的名字,咱想找个平凡但善良的人物的名字,就随手拈来了。
[2]根据《英雄传 警车》结尾脑补的,警车自暴露和天眼合作议会好像还是会没事潜回去给放过她的警察当座驾,还搞了一个“to protect and to preserve”贴在门翼上。(你跟路障一个癖好啊)
[3]米兰`昆德拉的名句
[4]布朗神父在《飞星》里规劝大盗弗兰伯时说的话,劝其改邪归正做了侦探。
[5]怪物弗兰肯斯坦质问创造他的博士时说的话。
[6]哈六电影哈利质问杀害邓不利多的斯内普教授时说的话。
[7]11月剧透的TF和人的交互系统,人可以凭此操控TF,TF也可以逆向操控该系统及其附属装备,见RID#32。
[8]博士和弗兰肯斯坦最终决战时的台词。
[9]变一大哥台词






【IDW!斯派克貌似给我从兵痞写成文青了,不习惯的诸位还请默念三遍这只是一篇同人同人同人……(声音渐弱……)



灵感主要来自于玛丽雪莱的科幻小说《科学怪人》,里面弗兰肯斯坦博士造出怪物又没对他负责结果毁掉了自己的人生,这篇更偏向于表达世上没有什么事是无缘无故的,苦果很多时候是自己种下的,所以不要长存侥幸心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面对人这个最大变量,谁敢说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更匡仑以改变形态适应环境而闻名银河系的TF们了。虽然可以理解IDW的斯派克做出这些行为的动机,只能说没人是十恶不赦的,各为其主以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罢了,但毕竟作为读者我们的生活没斯派克或警车那么纠结,平常还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吧,毕竟,没人聪明到可以永远做操盘手,世界总是动态平衡的,看到利益的同时想想代价是否是自己支付的起的,今天的局面是过去的你塑造的,没人可以埋怨。



顺便,前面的警车貌似让我写的有点太白了,除了我偏爱这个角色外还有就是那时刚好那个梦的背景是警车采取“二元战略”后不久,才刚刚发现新的生活方式的美妙之处,学习打心眼里去信任接纳其他人,而一般来说逻辑党交付信任都是很谨慎的,所以之后斯派克的背叛带给他的伤害有点类似被初恋弄得累感不爱的那种感觉(什么鬼?!),再之后发生的事大家都懂,还有参考sunny13的《Mike Costa的书架》里的资料,我塑造IDW!斯派克部分参考了《Only Forward》的男主角,希望能写出一种两个同类之间的既相互排斥又惺惺相惜的感觉,奈何笔力有限。



做微积分累了的脑洞产物,坐等官方打脸,没想毁任何人物,还请轻喷,三鞠躬~~】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