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的小屋

争取一周两篇翻译或原创,上不封顶。

【待授权翻译】【基本演绎法】A Tale of Two Dads父间轶事(PG,偏原剧风)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946472


译者注:非傻白甜,有比较争议的内容暗示。


简介:


莫兰德·福尔摩斯与亨利·华生的会面。


作者注:


·献给我迄今读过的所有精彩同人的创作者们。


(更多注释详见文末)


正文:


莫兰德·福尔摩斯仰坐在深红牛皮椅子上,仔细检查他为这次夜间会面所做的准备。他准备了一碗坚果,一把老式纯银坚果扦,一张亚麻布餐巾,一茶托英国产的切达干酪。白兰地酒也能帮助他耐心地等待访客的到来。


他已经计算过他的豪华轿车从斯卡斯代尔到市中心所要花费的时间,并据此推断他的客人很快就会到了。莫兰德已经享受这样的晚会惯例很多年了。用夹碾碎坚果或牡蛎、小口轻啜白兰地酒、亦或是品尝干酪,都有助于他在一个钟头内从国际势力掮客转变为更加家居亲民的存在。这都是为了准备今晚的活动—或是需要带上一个护卫的,或与前总统或独裁者下一盘棋,而有时不过是为了补个觉。接着他打开监控录像,该录像来自他儿子正住着的褐石屋。福尔摩斯十分关注那里的情况。他微笑着想他战胜了他那个天才儿子,用他儿子自己的相机监控了他和他的搭档。莫兰德克制自己不要太过侵入褐石屋的公共空间,尽管他依旧十分渴望去探究他的儿子是怎样“矜持而正直”清洗自己的肠道,亦或去瞅瞅可爱的华生小姐躲进她的闺房里做了些什么……出乎他父亲的意料,他的儿子居然忍了四年没向心仪的女士出手……他赞赏她优美的身姿和犀利的头脑,即使她不管不顾地冲进他的办公室还对他发出了威胁。他微笑着想夏洛克有了个凶猛的保护者。但当杰茜卡打开门说华生先生已经到了时他把笑容收了起来。


一个矮胖结实、忿忿不平又有些惊慌的男子大步走了进来,他显得很困惑,而他的便装和福尔摩斯的纪梵希套装还有礼仪跟聚会相比显出了云泥之别。他惬意闲适的晚间散步被一辆不请自来的干净清爽但不失霸气的轿车所打断。车上的男人没说太多的客套话,完美简洁而不容拒绝地传递了莫兰德·福尔摩斯的邀请。他被允许给玛丽发个短信,然后手机就被以保障安全的名义收走了。“请自便,华生先生,”莫兰德打了个招呼,伸出手去并露出一个职业化的笑容。亨利盯着他伸出的手,虚虚地握了握。“你看,既然我们的子女走得那么近,而我是到纽约是来协助我儿子的,所以我想见个面。”福尔摩斯这样说。亨利对此并不不买账。“那需要动用暴力吗,福尔摩斯先生?若是正常的邀请的话我一定会欣然赴约的。”福尔摩斯轻笑一声,绕过办公桌来到吧台前。“要来杯白兰地吗,华生先生?我刚好有一瓶,而且品质相当不错。”“当然。”华生回答,惊讶地看他打开玻璃瓶,确信一瓶就要他第一本书的预付款了。他以作家的眼光打量着这个男人和他的办公室里的一切。“听着,福尔摩斯,”他的声音里带上了怯意,“强迫我到这儿来究竟是想干嘛?”莫兰德回答了他,“我想见见这本书的作者,”他漫不经心地在桌上丢了一本《蓝血之心》影印本。颜色浮夸的字体大大咧咧地印在抛光木封面上。亨利感到羞耻更胜过愤怒。这该死的书只会给他找麻烦。


 “你很有想象力,华生先生,”年长者轻笑出声,“而我希望你所描述的那充满细节的我儿子和你继女的性关系仅仅只是出于想象。”“女儿,”亨利气愤地打断了他,“琼妮是我从她蹒跚学步起一手带大的。”“好吧,你女儿似乎不怎么在意你安排暴力撕衣等情节嘛!”莫兰德语气不变,依旧沉稳厚重。他点开了他的笔记本电脑桌面上的一个视频,把时间拉回了几秒钟。亨利倒抽了一口凉气,他看到屏幕上的是自己,在傍晚拜访了褐石居并把第二部的部分节选带给了琼。华生简直不敢相信他的一言一行都被监控记录了下来。他看到他跟着琼进了书房,对他的续集中的情节进行协商并在最后达成共识。“你的继女,”莫兰德再度开口……“女儿,”亨利打断了他。“女儿,”莫兰德改口继续,“是个非常独特的女人。她对我的儿子十分着迷而她对他来说也同样不可或缺。我并不打算从生理或心理亦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伤害她。她的仁慈、才干,还有同情心为她在全世界都赢得了很多强有力的盟友。”


 

莫兰德又打开了一个文件夹然后在桌面上摊开了几张照片。他指了指其中一张照片,上面有个面带愠色的年轻女孩,她用胳膊圈住了琼。“这位年轻的女士把琼当作自己的姐姐。温特小姐不仅是个训练有素的侦探还是个武术家,热衷于对进行不义之事的邪恶之徒进行报复。她手段多样,而且效果斐然。要是她知道有个男人占了无辜的继女的便宜,想必会让她夜不能寐吧。”莫兰德又指了指下一张照片。“而这个年轻的法国男人是吉米·马尔科夫。你的女儿,在自身也要冒很大风险的情况下,徒劳地试图挽救他的性命。那时她也被当作人质,但用最原始的工具完成了一场外科手术。他并没有活下来,但他的家人永远感激她勇敢的尝试。他们是整个欧洲最有势力的犯罪组织之一。而一通密电显示琼成为了她父亲的不恰当作为的受害者。” “继父,”亨利打断了他。“这会让他们很失望的。他们永远也不会忘记她对他们死去的儿子的善行,反应或许会很偏激。”莫兰德做出了总结。“最后,”他把手指叠成尖塔状,开口继续。“我儿子那里,你在十五分钟前访问了他们的住处。夏洛克和玛丽·华生都不在场。如果访问的时间再长一点,或者你方被发现做了什么不合常规的行为,我的儿子会受到一条短信说明华生小姐有危险。假设一下吧,在你访问期间,琼给你泡好了茶,不慎烫到了手,尖叫了一声?若夏洛克以为华生小姐有危险,光想想他会做什么就不禁让我不寒而栗……”亨利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感到房间里热得透不过气来,又倏地冷若冰窟。他能感觉到不规律的心跳声冲击着他的耳膜。“别再单独访问褐石居了,华生先生。别再在没有你的妻子或夏洛克在场的情况下访问了。我们不想犯下可怕的错误,尤其当要牵涉到您的安全问题时,我们达成共识了吗?”莫兰德的话语里带着浓厚的威胁意味。“你女儿会生我儿子的气,但那是暂时的,最终她总会原谅他的……”“继女,她是我的继女。”亨利·华生喘着粗气说。“我有一个团队的调查者挖掘你的过去,若有任何意外的发现,一场难以应付的婚姻破碎或牢狱生涯是你最后需要担心的事情。”莫兰德·福尔摩斯站起身来,而亨利·华生明白他已经被将死了。


作者注:

这是我发布的第一篇同人。我想象了在见过泰肯女士后两人的会面。



【译者语:

 

授权已申请,不过我觉得这篇文都是两年前发表的了,可能需要等一段时间。

 

原剧的福爹真的很有可挖掘之处呢,就同人真的不多,这篇里颇有剧中威胁那个国际警官的风范,所以哪怕有争议观点也翻出来啦。

 

这篇翻译的不是很顺利(原文就是密密麻麻的一大坨,尽力分段了),我尽量校对过了,有问题也请多多包涵,欢迎指出。

 

下篇可能挖坑HP,不过基本演绎法也会常回来看看的。

 

 

打滚求留言求动力。

 

以上。】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