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的小屋

争取一周两篇翻译或原创,上不封顶。

【钢之炼金术师】【翻译】Fall陨落之际(格利德中心)

Born of Ashes来自尘土

Laora

https://m.fanfiction.net/s/7738058/1/Born-of-Ashes

XVII. 陨落之际 Fall
-—他所有的兄弟都死了。

他反复地试图说服自己,数十年以来,他一点都不在乎在所谓家人身上所发生的事。

Pride是个笨蛋,而Envy则是个混球,而即便Lust的举止足够得体,他也没法长时间待在在Gluttony身旁还能克制住去干掉什么人的强烈欲望。而Sloth几乎从来都不在场…就算是兄弟又会怎么看他呢?

简而言之,在他一百年前离开时,他没有回头——一秒都没有。他不在乎谁会去承受老爹所爆发的愤怒,并意识到他不会有第三次重来的机会;他不在乎这会怎样影响他们所有为毁灭整个国家、形形色色的陌生人们和那些美丽的日落那些重要计划;他只想要去满足内心深处那强烈的欲望,他很确定那空洞很快就会他生吞活剥。

即便是现在,在这具有着奇怪长发、小眼睛还会露齿而笑的全新的身体里…他说服自己他依旧只为他自己的利益而奔走。他知道Lust已然逝去,而一旦他再次叛变,他将会很可能帮着去毁灭他更多的兄弟们。(明天就是约定之日了。)他对此一清二楚并依旧假装他不在乎——因为就像他看着Elric兄弟为他们所有的一切而战,还有合成兽们向一个几乎不可战胜的怪物冲去,它那他们几乎无法理解的阴谋,而他的容器的伙伴们拼死厮杀只为了保住他们珍贵的王子的安全…

他了解这些人类,这些低等,无关紧要的人类,对他来说他们比他的血缘兄弟们更加重要。

(或者说,至少,他是如此说服自己的。)

.(或许他只是孤注一掷地渴望着人类们仿佛与生俱来地拥有着的家庭的羁绊,但他从未坦率地承认过。)

.

 

一切都乱了套。

Lust早就死了。Gluttony也追随而去——被Pride不带一丝怜悯地吞噬。Wrath如果不是早早地投降了的话,那肯定也快死了;毕竟,他的身体不像其他几个那样有修复能力。(他们中也没有人曾想过他会需要。)Sloth,Envy…很可能在战斗中被干掉了,因为不然的话他们会在这里。而如果Edward Elric出现在了地表那就意味着…Pride也被消灭了。

(他告诉自己他不在乎。)

他不该在乎,因为他的整个生命里从未从他的家人那里获得过半点感情。毕竟他们也都很确信他们不需要。感情是一种太过人类化的情绪…而如果老爹如此大费周章地移除了他自己的,那么显然他们也不会需要。

但最终,他和他的兄弟们都如此小心地把那些事物加以掩饰然后弃如敝履,但或许终究他们都是需要的。Lust和Gluttony似乎也认识到了;Wrath娶了妻子并似乎发自内心地享受这段关系;Envy和Pride,仿佛就像他们那将其割裂了的父亲,对其加以刻骨的憎恨。

 

但他怎么会如此地盲目?他和那些合成兽们一起生活过,是的,但他从未将他们看作兄弟。直到最后他也没有把他们看得更多(或者说他是那么告诉自己的)…而即使,在内心深处,他把他们看作类似家人的存在,他从未有过机会展示这一点。

(但他们并不像他。他们是截然不同的——他们被排斥——但他们没有一个有一点点跟他相似…因为,重点在于,他们都是人类。他从未受过人类道德的半点牵绊…而这或许就是为何他从未真正满足过。)

但他萍水相逢、东拼西凑、从来都不够好的家庭几个月前在达布利斯都被毁灭了,而现在他真正(真正?)的家人也都逝去了,所以他从来都不知道,那(他)现在呢?因为事到如今,所有剩下的一度傲慢的人造人——真正理解他的感受的存在们,假如他们曾经尝试过的话——精神错乱的疯狂父亲和浪荡的儿子,远远地离开家但最终回归。(而他告诉自己看到他的父亲落魄到这般田地对他来说无关紧要。)

他告诉自己他从Gluttony的死中仅感受到了刻骨的恐惧。他告诉自己他不在乎其余的家人的都已逝去,而他是唯一留下的那个。他告诉自己在他父亲猛地刺穿他的石头,抓出他的生命核心并据为己有时,伴随而来的没顶般的被辜负的感觉…

(Hohenheim有儿子们。Hohenheim有他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儿子们,这在某种程度上让他做梦都没想到会对此感到如此痛彻心扉。所以为何人类的血缘兄弟会义无反顾地做如此令人生畏的事情呢?到末了,他就不是他父亲的儿子吗?)

他的兄弟们都死了,而他也快了;这很明显,所以他最终“说服”了Ling放手,让他迎接或许他应得的命运的审判。他那些曾自命所向披靡的家人都走了,而他能感觉到自己正在下方那些眼睁睁看着的人们面前化为虚无,他们的脸上露出了极度的恐惧。

他们都是他分享灵魂的兄弟,这确凿无疑,他们都对他来说很重要…但他们当中没有一个能够真正明白。他不是人类;他从来都不是(人类);他并不理解他们,而他认为(就像他需要那种友情)他并没有必要。他的兄弟们都死了——而或许他应该张开双臂拥抱死亡因为他也渴望追随而去。分享灵魂的兄弟们——发自烧灼内心的对友谊的漆黑深沉而不顾一切的渴望——此刻沉潜而温和,但最终,他知道他从未归属其中。

 

所以当他向下瞥了眼Ling Yao和Edward Elric,他们看起来比他更难过…因为无论他要去哪里,或许他和他的兄弟们终于可以相互理解。

或许,无论他魂归何处,他终于得到了满足。

【译者碎碎念:

迟到的钢之炼金术师真人版贺文。

整理电脑翻出来的练笔之作,在此做个备份,未来可能陆续贴上其余部分,欢迎指正。

难得的人造人反派组中心,语言简练细腻,个人认为有些地方推进的比原作更深,译者笔力有限很难传递那种感觉,推荐阅读原文。

最后,弱弱求助,livejournal上发现了些不错的资源,却需要登陆才能看,笔者注册总是不成功,有人能帮忙或有空闲能使用的账号吗?非常感谢。】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