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的小屋

【IDW/G1】【PJ/JP】Stenosis狭道(姑且算悬疑走向?)

Stenosis狭道

 

混合背景,私设如山,人物ooc。

 

注:有些许对令人不快的事物描写,切勿代入,感觉不舒服请立刻点叉。

 

Pleasecommunicate my message to him.

 

Youshould go on.

 

******

 

“所以,究竟是怎么回事?”后来的军医Ratchet(不过此时还只是令学员们望风而逃的坏脾气兼职校医)一边收拾着工具一边诘问,周遭的空气似乎都因为他的压抑而凝结成了黑色的准固体。

 

 

未来的Prime副官(不过此时也不过区区一不得不来就诊的小鬼)Prowl紧张兮兮地扣着被绷带紧紧缠绕住的手腕,斟酌着词句。

 

 

“问你话呢,这时候倒哑巴了?”Ratchet把钳子往金属托盘里一摔,Prowl像是一只受惊的机械鼠一样猛地抖了抖。

 

 

“我我我……我想我出去玩得有点过火。”

 

 

“别打磕巴,听着难受。”

 

 

“喝得有点多。”

 

 

“继续。”

 

 

“感觉不舒服就回去了。”

 

 

“赶快说重点。”

 

 

“…..我我我真不记得了,只是醒来就在这儿了。”

 

 

“然后你就跟年末大酬宾似的往四两高纯度能量液里加了三十粒‘佐佑匹克隆’和五颗‘头孢呋辛脂’[1],还拿出法医生的精准在手腕划了一刀?真有你的,亏你还剩那么一点理智来找我,别再扣了,再抓破绷带我就直接推你进素材室,反正医学院除了幺蛾子哪儿哪儿都缺,还正好把你的情况详细地告诉命题老师让他做期末压轴题素材。”

 

 

Prowl不再扣扎住手腕的绷带,但手指依旧痉挛似的揪住了床单,骨节隐约响起了咔哒声。

 

 

“我说你们一帮半大不小的愣头青,恋人啊考试啊哪儿来点不顺心啊就跟天塌了似的,进入社会该咋办啊,坑多着呢谁不是边摔边爬着前进的啊,说句大白话就是你觉得生活到底了其实还会从天掉下一把铲子呢,普神说你所遭遇的都是你应该且能承受的,听得接收器都要生锈了是吧不过也能算是聊胜于无吧,现实是有嗑药通宵居然还能主刀的家伙存在的[2],遇到我你就偷着乐去吧,吃完药后好好睡一觉,擅自溜号什么的要是敢作敢当的话就试试吧,I just send a message,you should go on.

 

 

Prowl安静地接过药,一仰脖灌下后平躺下,药见效很快,不过Ratchet还是听到他嘀咕了几句。

 

 

“不对劲不应该这不像我可我又没印象…….”

 

 

Ratchet看着Prowl滑入无梦的深眠,换气变得平稳而有规律叹口气,在旁边空着的病床上坐下。

 

 

终于能够静下来好好梳理一下昨天那紧张又诡异的一夜了。

 

 

******

 

午夜十一时半。

 

 

Ratchet紧张地做着准备工作,尽管Prowl已事先给他打过电话,然而毕竟人命关天,必须争分夺秒。

 

 

而此时的Prowl呢?

 

 

他正坐在一把椅子上,斜靠着墙壁,左手拿着毛巾紧紧地压住右手腕,带着似乎不关己事无所谓的近乎漠然的冷静交待着自己的情况,不过脸色正持续地苍白下去。“大概是四两高纯度能量液里加了三十粒‘佐佑匹克隆’和五颗‘头孢呋辛脂’,我进行过催吐也做了紧急处理,不过无法变形赶过来终究还是多花了点时间……”

 

 

Ratchet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处理,而Prowl的气力也似乎终于濒于耗尽。

 

 

“Please send a message to him,

 

 

You should go on.”

 

 

Ratchet站起身,最后扭头看了一眼熟睡中的Prowl,拉起了病床旁的帷幕。

 

 

他尤其记得那时Prowl的光学镜的模样,印象深刻得像是用锥子凿进脑海深处。

 

 

那是一种很难一言蔽之的状态,带着九分看惯荒芜的苍凉,半分久求不得的绝望,还有在黯淡前望向他时那半分,克制踌躇而又有所希冀的期望。

 

 

Ratchet倒也不敢说自己身经百战见得多了,但毕竟从大厅前台到深夜急诊都搞过。

 

 

这种眼神不应该也不可能出现在一个才刚刚22行星循环的应届在校生脸上。

 

 

就算是重症监护室里他也不曾见过如此复杂的情绪在一双光学镜里翻滚。

 

 

Ratchet放下写病历的笔,捏了捏太阳穴。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有别的什么存在着。

 

 

即使那双那双曾被人赞叹如帕省名产镜湖蓝晶的光学镜不复澄澈,Ratchet依旧能够确信昔日的碎片还在深处固执地兀自发光。

 

 

Ratchet出生成长的地方风气保守,他本人也并非文艺爱好者,但若要他做出描述,他只能形容‘如同被冰封的火焰,濒于窒息但又不断挣扎着想要打破时间施加的封印。’

 

 

‘语气平稳,心率稳定,不像是撒谎或记忆缺失,若是本无记忆则更可能分裂,总体表现出比较强的求生意愿,建议……’Ratchet重重地划掉自己写下的报告,又扭头瞥了眼病床。

 

 

“还是跟Rung联系下吧,亡羊补牢犹未晚。”Ratchet叹口气继续,虽然结果有惊无险,再说那种可能性关乎隐私又易让人误解,但是谁也不能保证下次依旧那么幸运。

 

 

再说,遭遇障碍会绕过,身负重担想放下,碰到问题首先想到的是回避和否认,是任谁都与生俱来无师自通的本能。

 

 

再说正是这可塑性强、易受暗示又容易冲动的年纪,失利的一场考试就能让其崩溃,嘴角的一丝微笑就能让其起死回生,很小的事情都可能促使其希望自己不是当事人。

 

 

无论诊疗室外世事如何变化,从来都‘刀子嘴豆腐心还很可靠’的Ratchet一边嘟囔着“就说闷骚多文艺”、“帕省不是说是个大半年都温和稳定的旅游胜地嘛”一边继续审慎地打字。

 

 

 

下期预告:

 

“我说,”Prowl用那只没受伤的手把杯子放到吧台上。“J,我们也该到此为止了。”

 

 

[1]安眠药和抗生素。

[2]此处捏他一英国女医生,前段时间的新闻。

 

 

【作者碎碎念:

 

 

1800多字后主角总算凑齐?预告里提到一句也是可以算的吧哈哈(顶起锅盖……

 

 

快两年之后偷偷地溜回来,在外晃来晃去还是这坑感情最深,不过再动笔才发现好久没写真的手废。

 

 

混合背景,G1、IDW、TFA的设定都可能出现,到时看方便啦,全凭记忆,个别细节懒得查证然后TF化了别太在意。

 

 

其实各个背景尤其IDW还是有不少设定还是很心水的,就是混搭起来实在不可名状(别拦我我在努力试图消除一些记忆

 

 

人物以我个人理解为主,OOC难免,还请海涵。

 

 

伪破案,结局已经构思好,不过中间的情节有些点子但还没好好地梳理串联过,外加各种情况都想尝试一下,所以可能会很慢,但请相信这是个披着悬疑皮的真·傻白恋故事,肯定会求仁得仁的。

 

 

很多老梗,在外晃久了,很多地方有既视感也请海涵。

 

 

还是冒昧地欢迎留言,讨论和留言通常都能带来灵感的迸发和促进更文的热情的。

 

 

这次就先这么多了。

 

 

 

 

P.S. 题目来源于‘Stenosis狭窄’[病理]和‘bad sector坏道’[内容不能正常读写的电脑硬盘扇区所在的磁道]的拆分与再拼凑。】


评论(5)

热度(25)